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just a brain hole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可看作【风铃】后续

*继续ABO






>>>





        忽悠从浴室出来时,花少北正躺床上用手机看电影。他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只留出双臂和头在外面,像个瑞士卷。


        忽悠瞄了一眼屏幕,然后清了下嗓开始一本正经地剧透,“诶,这个我看过,这人马上就要……唔!”


        忽悠刚开口,花少北心里就有不妙的预感。果然,熟悉的标准剧透句式在耳边响起。那一瞬间,少北卷干净利落地挣脱了被子的封印,一把捂住忽悠的嘴。“别说!现在很关键!马上就要告诉真相了……嗯?你又不擦干头发!”

        忽悠无辜地眨了眨眼,水珠顺着发梢滴到了花少北手上。


        花少北暂停了视频,手机随意往床上一撇,自己跳到床头柜旁翻找电吹风。“诶我说你总是不弄干头发以后要头疼的忽悠,电吹风哪去了?”


        “没事,随便擦两下得了。我头发短。北北~你又穿走了我的睡衣,我今晚穿什么啊~”


        “哦,那你穿我的。”


        两人身高相同,身材相仿,衣服经常混着穿。今天你穿了我的睡衣,明天我穿了你的睡裤都是常事。


        “我找到了!来,忽悠,乖♂乖♂坐♂好!”


        忽悠的眼镜在他洗澡前就摘掉了,看着可真不习惯,花少北一边吹头发一边想。没有眼镜的忽悠是不完整的忽悠。这个念头一闪过就把他自己逗笑了。


        “傻笑什么呢?”忽悠双手撑着床,仰头看着花少北。


        “忽悠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角度是完美的自拍45°角哈哈哈。”


        “真巧,你现在的角度是最不能选的top5。”




        花少北瞬间被怼。


        花少北哑口无言。


        花少北选择狠狠揉一把忽悠的头发泄愤。




        “诶诶轻点,要秃了!”





>>>




        花少北继续躺在床上看电影,和之前不同,这次他身上挂着一只和他一起看的忽悠。



        电影终了,花少北把手机关机充上电,再躺回忽悠怀里。用略带感慨的语气说,“每次看这种电影,都会觉得主角可厉害了,就特别帅。”



        “对,就特别忽悠。”


        “……可以。”


        忽悠侧过身,把花少北圈得更紧。花少北蹭了蹭枕头,打了个哈欠,向忽悠那边靠近了一点。两情相悦并且已经标记的AO自然不会嫌亲密多。



        “少北你明天是不是休息?”


        “嗯。”声音充满了困倦。


        “明天我们出去约会啊~”


        “好。”


        “去哪?我记得好像附近有一个游戏展要开了,要不我们去那个?”


        “……”


        “少北?”


        忽悠低头看了一眼,花少北已经熟睡。哇塞,秒睡,厉害了我的少北。


        空气中两人的信息素完美融合在一起,相互缠绕,不分彼此。花少北身上的味道和忽悠一样,彰显着这个omega已经完全属于自己。带着极大的满足感,忽悠亲了下花少北,然后欣然入睡。





        一夜好梦,感受宁静。







>>>




        宁静个蛋。




        早上得到的消息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哦这可真令人悲伤。忽悠面无表情地咬了一口油条。



        “一会儿侄子来,我去收拾收拾东西。省的他磕了碰了,再受伤咯。”花少北把剩下的半杯豆奶推向忽悠,“我喝不下了。”


        忽悠还在咬油条,把豆奶推了回去,含糊不清地说,“你吃的太少了,喝掉。”



        “真喝不下了。”推过去。


        “花老师你又他娘的在这给我装。”忽悠模仿着花少北视频里的声音笑嘻嘻地说,顺便把豆奶推了回来。



         “别吧,忽悠。我真的喝不了了。你要是硬让我喝,我跟你讲我花少北河北推豆奶小王子是不会认输的!”推。


        忽悠拿起了自己的豆浆,把花少北的豆奶推了回去,“来呀,谁怕谁~”


        几个回合后,豆奶稳稳地停在花少北面前。花少北看了豆奶几秒,抬手捂住眼睛。“忽悠我感觉我们这样特幼稚,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走你。”



        可是这次忽悠却没有推回来,他拿起豆奶站了起来,边喝边向花少北走去。杯子里的液体逐渐减少至消失,忽悠趁花少北还在愣神时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舌尖交缠,唇齿之间都是豆奶的味道。这个吻逐渐加深,直到花少北气息不稳推开了忽悠。



        花少北靠在忽悠身上大口喘气。忽悠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嘴里还不闲着,“诶宝贝儿我们都亲多少回了,你还不会用鼻子呼吸。这么菜的嘛~”


        “凉了的豆奶不好喝。”花少北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那你还让我喝,谋杀亲夫吗你。哇!花少北你怎么这么狠心,我的心都碎了一地,巨伤心。”忽悠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出来。


        “屁!你少诬陷我,我给你的时候它还是温的好吗。”花少北笑着松开了忽悠,伸了个懒腰,向楼上走去,“不和你扯了,我收拾东西去了。”


        忽悠目送着花少北上楼。幸好有这个治愈系的小傻子,早上的不爽很快被一扫而空。






>>>





        孩子都是熊的。这是忽悠在接触侄子后的唯一感受。


        他看着侄子喊着小叔就冲花少北跑了过去,直接扑进怀里。冲击力有点大,花少北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忽悠突然来了兴致,想逗一逗侄子。他走到花少北旁边,伸出手揉了揉侄子的头。小孩子的头发细细软软的,手感很好。忽悠边摸边说,“这就是你侄子?挺可爱的嘛。”


        “当然了!”花少北也揉揉侄子的头发,看着侄子晃了晃脑袋,想要把头上的两只手甩下去,“来,我给你介绍。这是忽悠,你就叫他忽……”


        “忽悠阿姨!”侄子瞬间打断花少北的话,一扭头跑出了些距离,对着忽悠做了个鬼脸。


        看了一眼自家笑到打嗝的omega,忽悠决定给这个淘气的小鬼上一课,告诉他大人的世界有多残酷。他长腿一迈,几步就抓住了四处乱跑的侄子,开始挠痒痒。


        侄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肉乎乎的小身板在地板上扭来扭去,一边哈哈哈一边喊着小叔救命。忽悠看他闹得累了就停下了挠痒痒的手,但仍然按着他不让他动。坏笑着问,“你觉得是你小叔帅还是我帅啊?答案正确我就放过你。”


        侄子看了看按着自己的忽悠,又看了看拿出手机拍照的小叔,毫不犹豫,大声的喊到:“窝帅!”


        忽悠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闪光灯晃了一下。侧过头就看见花少北把手机藏到身后,假装四处看风景。想想就知道是花少北偷拍自己还忘关闪光灯。忽悠放开了小侄子,也不管侄子一溜烟跑出好远,直接走过去抢手机。


        花少北一看大事不妙,立马开逃。两人围着桌子绕了一圈又一圈,互相笑骂着挑衅对方。侄子躲了一会,发现没人来抓自己,探出头看看他们在干什么。结果发现两个幼稚的大人也在闹,于是侄子喊着小叔我来帮你也加入了战局。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直到三个人累的不行,这场战斗才结束。花少北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瘫倒在沙发上。侄子有样学样,也往沙发上一躺。忽悠站在两个葛优瘫旁边,右手捧着胜利的果实删黑历史。他翻着相册感叹,“啧啧花少北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爱我。这么多偷拍的照片啊,都怪我太他妈帅了,罪过罪过。”



        “你大爷的忽悠,快把我手机还我,照片都不许删!要不是我没力气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可有气无力的语气出卖了他,“手机!我给妈打个电话,让她帮忙做一下饭,总不能让小孩子跟我们吃外卖。”



        “等会等会,还有几张。你先用我的。”忽悠右手删照片的动作不停,左手从裤兜里拿出手机递过去。



        花少北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抢过自己手机打电话去了,留下忽悠和侄子在沙发边大眼瞪小眼。






>>>




        尽管明确和侄子说过不要打扰忽悠直播,花少北还是有些不放心,只好自己带着侄子玩。侄子吵着要玩游戏,花少北想了想,索性把直播间打开,和观众聊天互动。


        直播过程鸡飞狗跳,惨不忍睹,喜闻乐见。经历了侄子流鼻血和饺子事件后,花少北的心很累。他忍不住向观众哼唧,“我就想静静地直播一会儿,你们懂我的心情吗?哎哟,我以后一定要个女儿,男孩子养起来太累了……真的!我小侄女就特别乖,可听话了。”



        “小叔!我今天想和你睡!”侄子在花少北跑到身边,大声说道。



       “不!我不想和你睡,我要和……我要自己一个人睡!你和你姥姥睡! ”差点说漏了,好险。“我看看几点了。 行了,今天的直播就到这吧,太卡了。我得让侄子睡觉了。来,和大家说再见。”



        “今天不能直播了,老卡了,啊?哦。再见再见再见。我还是想和你睡……”随着侄子的声音渐渐变弱,直播间被关了。






        忽悠看着花少北已经关闭的直播间若有所思。






>>>




        一天的相处让侄子对忽悠的好感高了不少,要洗澡时还在浴室里嚎着要和“忽悠阿姨”一起洗。


        花少北叹了口气,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还好侄子明早就回去了,不然还真是吃不消。花少北感觉自己的体温有点高,难道是劳累一天发烧了?他本打算找点药,有点眩晕的头却没让他成功起身。这时,忽悠推门而入。他刚才在浴室里被侄子泼了一身水,浑身湿的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少……嗯?”忽悠看着脸颊微红的花少北眨了眨眼,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北北你手机在哪?我给你请下假。”


        “别闹,请什么假,我这个月好不容易才全勤。哇塞,湿身诱惑,可以啊忽悠。”花少北用手背感受了下额头的温度,有点高,“我好像是发烧……卧槽!”熟悉的热潮袭来,夹杂着不可言说的欲望。omeg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爆炸,勾出alpha的信息素直线上升。













        花少北的发情期,来了。




        忽悠脱掉黏在身上的衣服,压了上去,摸着他一手开发出来的敏圖感圖带。















        “听说你想要个女儿?”





















End if?

===

Free talk:

Hi~这还是调子。看到喜欢的太太更文超级激动,指路隔壁☞零零壹玖。超级萌!看了好几遍后在晚自习脑补的停不下来。
由于是大纲脑洞,这篇多是对话和动作。阅历问题,文章可能比较幼稚。高考后我会扩充修改的,至少让它的可读性增强点。
感觉再写下去就要不可描述了,赶紧一脚刹车,撞到挡风玻璃的小伙伴记得在评论里报个到(`・ω・´)
和风铃一样,手机打字,排班尽力了,回去看看能不能用电脑改改。有bug请指出,ooc麻烦见谅。

最后,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评论(7)
热度(52)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