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试写】各种片段

*反正没人看,自娱自乐写着玩。

*撞梗抱歉



【古风】

        冷。

        昏暗的牢房里,月光从锈迹斑斑的铁窗穿过,施舍般的照在他身上。鞭伤和刺骨的寒冷早已使他的身子麻木。

        已是腊月,那些贪官士卒为了在这份差事上获得更多的金钱,竟置囚犯的生死于不顾。他裹了裹身上不能再单薄的囚衣,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想当年自己也是三元及第,意气风发,誓要在朝堂上有一番大作为。却只是提了一句当今圣上宠臣的不是就得了个终身监禁的下场。现在想想,自己还是太过年轻气盛,不懂得世故圆滑。

        也罢,此等昏君不助也无愧,只可惜苦了天下的黎民百姓。皇家的骄奢吃用可都是从百姓那里一点一点榨取来的啊!不仅随意提高赋税,还抓来壮丁为宠姬修建醉仙阁。百姓无不是面黄肌瘦,怨声载道。本想着释褐入官改变现状,现在看了已是奢望了吧。唉,自己才过弱冠之年,怕是这一辈子都要在这里和蛇虫为友,与鼠蚁为伴了。

        呵。

        他躺在发霉的稻草上,蜷了蜷身子,尽力入睡。

        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自己在高速移动,冷风刺骨,终究是抵抗不了体温的流逝,昏睡过去。




【异世】

        下午的阳光温暖和煦,黑猫懒懒地窝在少女的脚边,尾巴惬意地摆动着。

        少女身着白色连衣裙,肩上披着一件大了几号的黑色外套。她挺直腰背,头却低下。哦,并不是在参拜着什么,她只是在读一本书,一本放在腿上写满了古老语言的书。风温柔地拂过,她将滑下的头发拢到耳后。突然,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敲了敲她正坐着的黑色石棺。

        “他们来了。”

        她站起身来,将书签夹进书页,揉了揉因长时间低头而酸痛的脖子。黑猫也抻了个懒腰,三两下跳到了她的肩上。

        与此同时,棺材盖被人从内部挪开,少年慢慢坐起身,活动了一下头部,抬腿迈了出来。随手一挥收了石棺,他打了个哈欠,走向女孩。

        “下午好,宝贝儿。”



====

这里调子,感谢你阅读到这。

评论
热度(4)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