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末日系列】痛觉残留

*末日衍生

*意识流

*受方死亡

*江皓x叶梓桐

*首发贴吧

=1



        叶梓桐,我想你了。





=2




        再次睁眼时,入目的是一片刺眼的白。




        江皓眨了几下眼,下意识环顾四周,才确定自己在之前任务规定的医院里。试着动了下身体,粉碎性骨折的大腿无法动弹,疼痛使他更清晰。耳旁似乎还回响着爆炸时的轰鸣声。他没有叫医生也没有叫护士,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手紧攥着胸前的衣服,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失去爱人的痛,就算是把他杀手生涯中所有受过的伤害累积起都比不上。最终也只是微微张开嘴,发出了几乎气音的两个字:






        “梓桐。”






=3


       

        “你还好吧?流了好多血的样子。要不要包扎?啊!我去找医药箱!”




        一次任务失利,为了躲避追杀,我不得已冒着被发现的危险钻进一间没有锁窗的屋子。待到追杀者远去,我刚要离开,就遇到了回房间取东西的你。你看到我便愣在了原地,你一定不理解为什么房间里会多个人吧。





        没有开灯。我们就在黑暗中互相盯着对方,或者说只有我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你愣在那里。





        这时屋外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一瞬的闪电映亮了房间,也让我看清了你的表情,是惊喜。没错,出乎我意料的惊喜。我向后退了半步蓄力,你若是有任何不利于我的举动便直接解决掉。可你没有,你对身份不明的我说出了上面的话,亮亮的眼睛里毫不设防。是应该夸你善良,还是应该说你蠢。





        你转身回客厅取医药箱,我暗自思衬着是否需要将你除去。




        沉默小许。





         
        大概是你眼中的神色太过雀跃,我默许了你为我包扎伤口,接种破伤风疫苗。戒备仍未消除,我已经做好了扼住你咽喉的准备。是我表现的太明显吗?你包扎完就默默后退几步,开口说了我当时听不懂的第一句话:“好像老鼠和紫苑的初遇![1]”现在想想还真的是这样,我们像他们一样戏剧性的相识相知最后相恋。






        “喂,我帮你做了这么多,没有报警还没有叫保安,你是不是付点报酬啊?”你笑着说,狡猾的小本性展露无遗。若是现在的我必定不顾你的反抗与挣扎强吻下去,可惜,我当时只有警惕。







“你想要什么?”


“名字,或者称呼。我要怎么叫你?”


“夜枭。”我报上自己作为杀手时的称号。


“……”你诡异的看了我一眼,“我饿了。”


你转身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用给你带一份夜宵么,夜枭?”


“……”


“对了,我叫叶梓桐。”


那一年,你13,我15。这是我们的初遇。





=4




当初有多快乐甜蜜,现在就有多心酸痛苦。江皓现在仍记得每一件有关叶梓桐的事,或许会清晰地记一辈子。

他喜欢吃肉,讨厌胡萝卜。

他喜欢拉着我看动漫,吵着要打破次元壁。

他喜欢Cosplay。

他喜欢窝在我怀里睡午觉。

他喜欢吃甜点。

他在见到自己父母变成的丧尸时坚定地扣下扳机,到安全地带时抱着我失声痛哭。

他曾说过会是我唯一的“皇后”[2]。

他曾说过他只有我了,不许离开他。

他有雪盲症,雪天不敢出门。

他讨厌骑乘。

他会因为我任务时受伤而心疼,但嘴上不说,只是默默替我包扎伤口。

他会因为我随口一提的菜式半天待在厨房钻头研食谱。

……

他在敌人偷袭时替我挡了子弹,当场身亡。


多么讽刺。丧尸潮爆发时什么事都没有,却死在了人类的内乱之中。这一年,你28,我30。这是我们的结束。




不!永远不会结束!


叶梓桐!


叶梓桐。


……叶梓桐。





“等我,为你报仇。等我。”去陪你。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仿佛执念一般。






=5




十五年感情带来撕心裂肺的痛楚会残留多久?


一瞬?



或是永恒。



=后记


[1]:出自《未来都市NO.6》。


[2]:“梓桐”谐音“梓童”。在明代小说中,“梓童”用于皇帝或国王对皇后的称呼。如《西游记》“那国王急睁眼睛,见皇后的头光,他连忙爬来道:‘梓童,你如何这等。’”





来自作者的碎碎念:

拖了一个半月这坑终于填上了……短篇就这样了,长篇我还写的下去吗QAQ

这其实一个末日文的衍生文。不过我还没写OTZ 末日文还是这对cp不过是受视角,这篇是攻视角。

……算了什么时候想得起来就什么时候写吧。

最后,这里调子。感谢你看我废话到这。

评论
热度(3)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