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悠花】他与他的百分百(1-2)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和论坛体一个世界观,写写他们大学时候的事





1%

【入学】



花少北觉得这座城市可能和他犯冲,自从他踏上这片土地开始就没有发生什么好事。



且不说在火车上差点被偷钱包,下了火车还在出站口绕了大半个小时。



学校给的录取通知书上印着路线图,花少北翻来覆去确认了好几遍都没看出来他按照路线图走到的地方是哪里。反正不管这里是哪里都不是录取他的学校。什么破玩意,花少北气得恨不得把录取书撕了。可转念又一想,要是把录取书撕了岂不是更到不了学校了么,他只得悻悻地收好那张纸,转头找路人问路。



“哎呀,小伙子,你走反了。这里是西站南,你要去的地方在南站,就是那个北广场的东边。来,看我手指的方向,那边,从这里一直往东南的方向走。很快就到了啊。”



听着热心的大妈滔滔不绝地讲着应该怎么走,花少北只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学好地理。什么东南西北,指路不应该说前后左右么!



尽管花少北还是不知道怎么走,但等到对方说完后他还是礼貌地道谢。目送这位好心人离开后,花少北果断地打了个车。现代人就应该享受科技发展带来的便利啊。



出租车司机是老手,一听他报出大学名就知道他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外来新生。司机熟络地和花少北聊天,谈谈最近的天气,说说令人恼火的路况,一会又扯到新颁布的交规。他像是察觉不到花少北的尴尬,自顾自的聊得火热,好不快活。不接话又不太好,花少北只能烦躁的应和几声。手中的手机屏幕亮了又灭,陌生的街景在他眼前飞速掠过。好在车子七拐八拐间,这段煎熬的旅程也到了尽头。



花少北和两个十斤的行李箱一起站在校门前。



宏伟的校门向他诉说着百年校史,沧桑与威严尽数刻在校名里,有一瞬间花少北觉得能在这里求学四年,之前受的折腾也值了。花少北大步走进学校,穿过校门的影子那一刻,他感觉自己似乎陪着这里踏过了百年光阴。



他来的有些晚了,报到处迎接新生的学长学姐露出些许疲态。跟着指示牌走到数学系的报到点,乖乖配合学长走完了整个流程,等着宿舍分配的空档,他又被学姐哄着关注了和学校有关的各种官方账号,花少北看着手机里新关注的七八个公众号,只觉得身心俱疲。



不一会儿,给他办理手续的学长满脸歉意的告诉由于今年的新生招的多,寝室床位不够用,问他愿不愿意和高年级学长住一间。当然,要是他在校外另找住所也可以,这属于校方的失误,住宿费可以全款退回。花少北想都不想立刻回答,那就和学长住一起吧。开玩笑,现在让他去哪找房子去,他还不想露宿街头。



20号男生宿舍楼是数学系和物理系共用的,不知道会遇到怎么样的室友啊,花少北捏着666号宿舍的钥匙暗想。他在门口想好要说什么才能不显突兀,开门后冷清的宿舍直接打消了他的一腔热情。也是,还有三天大二大三的学生才回学校。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箱堆在床下,衣柜里被填满。



宿舍的床是上床下桌的,花少北铺好床单被罩后就直接倒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不远处也有宿舍点亮灯火,深蓝色的背景里那格白色也有几分僻静。一想到这十几平米的宿舍是在这座城市里唯一的落脚点,花少北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



屋外传来钥匙碰撞的声音,随着锁芯咔哒一声弹开,门被未来的室友打开了。花少北正好和那人对视。那个人看到花少北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调笑着开口,“诶看来我有新室友了。你好,我是忽悠。”



花少北后来总想着,要是当初有哪一步没走到,他是不是就不会遇到那个人,不会遇到那双跨越了冷色和暖色的眼睛。




2%

【食堂】



忽悠三下五除二打理好自己的行李,顺手从包里摸出一副扑克洗好让花少北抽一张。花少北不明所以地抽出一张梅花A递回去。



“梅花3,今天我们就吃三食堂。少北,我可以这么喊你吧。”忽悠收好牌,见花少北点头接着说,“我们先吃饭,吃完我带你去学校里逛逛。”



“好,麻烦你了。”花少北有点认生。忽悠是以后一起住的室友,礼貌点开口总没错。



忽悠就没有他的顾虑,手机钥匙校园卡一拿,揣着兜就带着花少北出了门。一路上他给花少北讲了不少学校的趣闻,有说有笑地到达目的地。



学校里买饭都刷校园卡,花少北的卡还没办下来,这顿饭刷的就是忽悠的卡。花少北心里过意不去,执意要把饭钱还给忽悠。忽悠和他开玩笑说,“你急什么,等你校园卡发下来了你再请我不就行啦,顺便加一下微信吧。”自然而然地占据了花少北的一个好友位。



他们找了个靠落地窗的位置,忽悠用筷子戳戳米饭开口,“少北你听没听过这句话啊,我们学校最出名的就是一食堂的麻辣二食堂的虾,三食堂的炒饭四食堂的蛙。”



“等会,四食堂的什么?”花少北怀疑自己没听清。



“蛙啊,铁板牛蛙。四食堂是公认的放飞食堂,学校里流传的黑暗料理全是四食堂做的。什么拔丝鱿鱼,爆炒汤圆,榴莲草莓泡芙,去年还出了个油麦菜月饼,意外的还挺好吃的。”忽悠打开一罐可乐。



花少北已经对这个奇葩四食堂产生了敬意,“做这些菜这食堂能开的下去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跟你讲,四食堂可是学校重点扶植的食堂,和食品安全那边都有合作。”忽悠咬一口培根,“因为他们有创新精神。”



“创新精神还行。”花少北一头黑线。



饭局永远是两个不熟的人熟络起来的最好契机。一顿饭下来,花少北对忽悠的好感度已经升到可以自由顺畅地交流想法的地步。他觉得这个物理系的大三学长一点架子都没有,情商挺高,话题找的有趣又恰到好处,一点也不会尴尬冷场,和他相处起来很舒服。



忽悠这边对花少北也有好印象。他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他抛出的梗花少北都能接住,有时候还反手抛回来一个更有趣的。一见如故或许就是这种感觉了。



忽悠带着花少北绕着人工湖逛了一圈,给他指了指三个理综楼和体育场的位置。他们就读的这所大学占地面积很大,理工科为主的北院和文史类的南院中间隔着两个地铁站,校内更是有大巴车供学生们赶路。好在数学楼距离宿舍楼很近,要不然第一节课就有可能因为找不到教室而旷课。



校门外有条小吃美食街,什么都卖,被学生们戏称五食堂。忽悠打算下一步去那里,但从他们现在的地点绕过去至少要三十分钟。忽悠掐指一算,是时候介绍这条祖传的捷径了。



“所以捷径就是翻墙?”花少北双手撑在墙头,脚一蹬墙借力坐上了去,他看着正在拍手上灰的忽悠,轻轻一跳安全着陆。



“这可是学校的优秀传统,要传承的!”忽悠拨拨乱掉的发型,饱含笑意地说,“走吧!夜生活开始!”


TBC.

wdm掰竟然是敏感词……


评论(4)
热度(53)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