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悠花】一对好朋友快乐父子俩 02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歌单决定内容走向,疯狂放飞自我

*OOC的妈都不认识



 

>>>



迟疑了一下,花少北拿着印章就去房间的角落里寻找什么。


 

“你等会啊,我找个东西。”

 

忽悠的视线跟着他移动,有了必过的把握倒是很想看看这个边境检察官能玩出什么花样。勾起的嘴角也疯狂上扬。

 

花少北拎着把二胡回来,把印章往印台上一放,混乱和危险都抛在脑后,他自顾自摆好拉二胡的架势。

 

“领导来的时候说过有重要消息藏在这里面,你认真听啊。”

 

说完用力拉了一下琴弓,二胡发出一声凄惨的吱。

 

忽悠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不不不等会儿老哥,你先放我过去呗。这玩意你什么时候拉都行啊,你这样,等你下班我来找你好不?”

 

“别吧,到时候我再忘了。这个挺短的,一会儿就完事。你等等就好。”花少北的手指在琴弦上不停变化位置,拉弓的手也没停。

 

吱——嘎——吱——

 

一听就是没学过二胡的,这锯木头声听到忽悠内心绝望。他看向桌上的印章,想着要不我自己盖个章赶紧跑得了,总比耳朵被强奸好。

 

吱呦——


 

>>> 


 

“哈哈哈哈然后呢?”

 

柔和的女声在这个空间里回响,声音触碰到黑暗后跌跌撞撞地逃向别的地方,反射着,反射着,消失在一片漆黑里。

 

“然后?然后我放他过去了。这不是妥协啊我跟你讲,我的原则就是宁放过不杀错。不就是扣五块钱么,饿叔叔一顿就有了,这都是小事!”

 

花少北弯下身子捶捶腿,他刚刚跑了许久,小腿还有点抖。汗从鬓角汇聚,划过脸颊流向下颌,还未等滴下来就被手背抹去。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醒来就躺在一片混沌中,睁眼闭眼都是暗色。他奔跑,他呼喊。奔跑跑不出黑暗,呼喊也得不到应答。

 

直到他停下来,一束惨白的灯光从极高的地方打在他头顶,脚下的影子随着他动作的变化扭成诡异的形状。

 

听到女声的时候,花少北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四处看不到人影,声音也无法确定具体位置。

 

该不会是撞鬼了吧?

 

他怂着胆子尝试和女声交流。是鬼也认了,好歹能说说话呢。

 

一个人长时间在黑暗里会疯掉的。

 

这个女声意外的很谈得来。

 

“现在想想,我要是不放他过去就好了你知道吗,把他放过去了之后我遇到了真的特工。这俩一放过去我就被炒了!”说到激动处,花少北一拍大腿,“没工作了我就只好去给黑手党打工,出去卖烟,就20块钱的保护费没给,他烧了我一车烟!想想就气死了!20块啊!就20块啊!”

 

“呃,你可以换份工作啊……”

 

花少北原地坐下,“被追杀了,我只好坐船逃到别的地方,海上求生的时候还遇到了吃船的鲨鱼!它把我的船咬坏了,我逃的时候腿还卡一个大坛子里了。诶,坛子还是罐子?算了,不重要。手边就一个大锤子,我一锤子就把鲨鱼打死了,厉害吧。”

 

“……我小樱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魔法少女?”女声用超小音量嘟囔一句。

 

“腿卡里面了,我就只能抡锤子跳着走了,我的肱二头肌都练出来了,你看看。”花少北捏捏自己胳膊上软乎乎的肉,“也不知道跑到哪,被一群猫绑架了,就把我帮凳子上,天天从外面带东西回来,不让我走。后面有个叫Tony叔叔的猫说我父母欠他一大笔钱,然后让我组装战车去战斗就放我走,没办法,好歹他也是我恩人啊。”

 

“你好厉害啊!”女声里充满了惊讶和激动。

 

 “对不起我骗了你,上边的都是我编的。你看这就是和忽悠待的时间长了,满嘴跑火车。”花少北沉默了一小会,“忽悠干的最过分的一件事就是绑架我儿子了吧。”

 

“等、等会??你有儿子了?”

 

花少北点头,语气超骄傲,“我儿子是一只青蛙,名字叫大佬,可爱吧。出去玩还知道给我带特产。”

 

“……”

 

“你不知道我在明信片里看到忽悠有多慌!感觉下一秒我儿子就要被他吃了……”

 

花少北还没说完这句话,头上的光就消失了,而那个女声说了一句话就再也没动静了。

 

“我的脑子就靠你了。”

 

突然,地面开始不断崩塌下陷,制造出的裂缝深不见底。花少北对此毫无防备,直接头朝下栽了下去。

 

猎猎寒风从身旁割过,带走了体温又吹得衣摆躁动不安,不停拍打在花少北腰侧。血液都顺从重力的命令逆流到头部,花少北只觉得脸上隐隐发热。晕眩伴着幻听,脑内嗡嗡作响,就好像有无数人在耳边细碎低语,轻声呢喃着听不懂的语言。

 

花少北将眼帘掀开一条缝,眼前色彩快速切换,视网膜上被点染不同的颜料,锈红、玫瑰紫、日光黄、黛青……无数颜色反复浸染,最终混成黑色。

 

下坠着,下坠着。片刻后便有一股温暖的气流托着花少北上升,平稳而有力。空气渐渐湿润了起来,有光带着暖意照到身上,是阳光吗?

 

花少北再次睁开眼,面前一个长得颇为卡通的僵尸正在用力把他的叶子拽下来塞到嘴里,边嚼着边掉渣。他现在比被人用枪抵着还慌。

 

“卧槽!救命啊!”

 

几颗带冰的豌豆从他嘴里发射出去。

 

“……啊?”

 

又是一颗冰豌豆。

 

花少北满脸懵逼,愣愣地看着僵尸薅秃他。

 

“兄弟你愣着干嘛啊,你死了我也要狗带的!”听到了忽悠的声音,花少北猛地回头看,只见忽悠站在花盆里,正在把粘在头上的铁桶扯下去,“嘿!老哥你还是不是寒冰射手了!杀僵尸啊!看我干嘛!一会把我啃没了你就看不到像我这么帅的磁力菇了……”

 

还没说完,不知道从那里飞来一扇铁门“啪”的糊在他脸上。

 

花少北看看他,又看看正在咬他的僵尸。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



 

TBC.

是和 @neige 太太的联文!她超好!吹她!

评论(15)
热度(45)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