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低语 04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lof的屏蔽机制,我佛了!

(3)




<<< 




资料表明任务目标在凌晨四点会在郊外的无人别墅里与买家达成交易。忽悠提前两个小时埋伏到商量好的狙击点,一个距离别墅仅有2000米的位置,正好卡在巴雷特M82A1的有效射程的边缘。


忽悠把红外线夜视仪从头盔上掰下来带好,环视一圈后发现别墅外有人在巡逻,估算一下时间,大概三分钟一队,一队五人。


看身形也是练过的,忽悠在心里嘀咕。他按着耳机,简单阐述了自身周边情况。


“002就位,有巡逻,未发现任务目标,未发现狙击手。”


耳机另一边的花少北紧紧盯着电脑,郑重地回复他。


“收到。”



更深露重,水汽洇湿了忽悠的发丝,随着夜风的侵袭黏在了皮肤上。再不舒服也要忍耐,忽悠伸手小幅度地拨开碍事的头发,继续盯着狙击镜里的景象。他不知道自己保持这个姿势多长时间了,高度紧张麻痹了对时间的认知。


忽然两束白光从远处打过来,车轮碾压土地的声音在这个静谧的夜里放大了数倍,忽悠不费劲就能在脑海里勾勒出这辆车的行驶轨迹。


少顷,车停在距离别墅五十米左右距离的位置,完全遮住了别墅门口。车门被巡逻的人毕恭毕敬地打开,任务目标在保镖的簇拥下跨出来,一边与对方交谈一边走向别墅。保镖高大的身材将目标挡得严严实实,实在是不利于瞄准。


无妨,只要任务目标出现在准星内,忽悠就有把握完美射杀,他等着时机的到来。


也许是幸运女神眷顾,目标快走进门时留出了空档。忽悠在心里大喊,就是现在!


呯——


任务目标如愿倒地,血流如注,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忽悠面色不善,他的手指还半搭在扳机上,那一枪显然不是他开的。他在瞄准镜里看得清清楚楚,一颗子弹从别处飞来命中了任务目标。不管喧嚣起来的别墅门口,忽悠快速看向射出子弹的地方。那人非但没离开,反而用荧光颜料在所在地涂出“十三”两个字,蓝紫色幽幽地泛光。


敢主动暴露位置,不是蠢货就是胆大妄为,这人行不行啊。忽悠收好巴雷特,准备撤离。收拾到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那人的位置正是花少北之前提过的高难度狙击点。


两分钟后颜料不再发光,两个狙击位也空无一人。




>>> 




回到了目前居住的小旅馆后,忽悠卸掉了身上的装备,把装着枪的箱子随意扔在桌子上,顺手拉住花少北要抱抱。花少北帮他按了按太阳穴,安静等着忽悠说任务完成情况。


“任务目标被干掉了,不是我做的,有个变态趴在你之前说的位置那杀的。还用发光的颜料在地上画了个十三,哇,那光简直闪瞎我的眼睛。发光怪,绝对是发光怪。”忽悠的声音里充满了疲倦,音量也越说越小,说到最后直接变成哼哼。


花少北感受到忽悠正向他压过来,理智上明白忽悠高度戒备了那么长时间很耗费体力,身体上却因不断承受重量而求饶。


“忽悠,忽悠你快起来,我扶不住你,要睡去床上睡!喂!醒醒!”


看着忽悠迷迷糊糊的使不上劲,花少北只得半扶半拖把忽悠扔上床,帮他脱掉鞋。一接触到柔软的床,忽悠自动钻进被子里裹成平时睡觉的样子。不一会儿,呼吸就变得平稳了。


之前不是挺能熬夜的么,这家伙转性了?花少北揉揉自己的肩膀,脑内组织语言准备向上级汇报任务结果。



“……虽然任务过程有些偏差吧,但结果是好的,目标也被杀掉了。”一五一十地说完后,花少北忐忑不安地等待回复。


上司的反应很平淡,没有批评也没有赞扬,仿佛早就知晓了一切。花少北刚想松了口气,对方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绷紧了神经。“正好你们在Y市,省厅有一个急案办不下来向我们求救,你们就以特派专家的身份去协助。具体要求一会发到你邮箱。”


“……是。”


挂掉电话后花少北走到床边,看着忽悠的睡脸思考刚才派发的任务。B区的一切是绝对保密的,泄露一丝都会让人民怀疑城市安保系统,从而引起社会动荡。偶尔的任务也都是不涉及具体信息的黑吃黑,像这样大张旗鼓的现身人前以前从未有过。在省厅帮忙是会计入档案的,还有被媒体曝光的风险。


花少北想不明白为什么高层那帮人会下发一个可能触及他们利益的任务。B区不可能放任他们在外,更何况忽悠是2号,危险度可想而知。难道他们想除掉他和忽悠?卧槽,别吧!不可能的吧!别自己吓自己花少北,现在还没有证据。都是你自己瞎想的!


想的激动,面部表情也变得奇怪,花少北听到隐约的憋笑声。向下一看,忽悠正看着他笑的发抖。


“诶你一个人在那想什么呢,脸纠结成学院Handsome了。” 对上了视线,忽悠也就坦然地向花少北敞开怀抱,“过来休息。我,忽悠,帅,陪我睡觉。”


“别黑我好吧,我下巴哪有那么尖,你平时看的都是什么东西啊。”花少北也挤到床上,他推推忽悠让他往里挪。躺好后,他一股脑的连任务内容带猜测都告诉忽悠,说完还不忘感概,“你说要是真的打算除掉我们怎么办啊?你有信心跑掉么?”


忽悠帮他掖了掖被角,“不可能的,除掉我上哪再找这么好看的人。”


“跟你说正经的呢,别打岔!”被窝里暖暖的,烘得人犯困。通宵一夜的花少北这会哈欠连连。


“也就和我们得瑟B区在警署有眼线呗,睡吧。”还有之前拜托别人办的事成功了。忽悠用指肚轻轻摩挲花少北的黑眼圈。


睡眠精灵轻吻入梦者的额头,于是花少北在忽悠的臂弯中沉沉安眠。



TBC.

*新增【悠花-低语】tag,便于追文w


评论(6)
热度(27)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