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低语 03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2)




>>> 




48号和忽悠一样,是主动请求进入B区的。


她喜欢研究各种武器,却不耐烦武器带来的利益纷争。B区能提供她需要的各种资源,将一切干扰阻隔在外。于是她承诺了只要不触碰她的底线,她可以满足B区的武器研发需求。


没有了那些烦心的利益争斗,也不用考虑复杂的人情世故,48号很享受在B区的生活。见多了人性的丑恶,手中枯燥的数据也变得可爱起来。


她沉醉于此。


前来取武器的人只要满足48号的恶趣味要求,便可以从她的武器库里任意挑选。忽悠就是知道这一点才带着花少北找48号。毕竟很少有人会苛求花少北,他总是让人心生好感,不知不觉间就和别人亲近起来。这是花少北的人格魅力所在。


花少北用ID卡打开48号房间的门,入口处堆满了各种盒子,仅仅留下歪歪曲曲的宽度只供一人行走的通道。花少北小心翼翼地避开障碍物,生怕不小心碰倒了这些堆到天花板的盒子。忽悠含着根棒棒糖,跟在后面踩花少北的影子。


通道尽头是架好的重机枪,枪口和48号警惕的眼神对准了花少北。“我没收到取货通知,”她说。


“这次是私活,”花少北举起双手,示意他很无害,“咳咳,你想不想,挣点外快?”


忽悠把自己隐藏在阴影里,腿部蓄力,随时准备救人。他看着花少北继续表达善意,“其实我是上面派去执行任务的,总得要点武器防身你说是吧。你要看我的身份卡吗?”


48号上下打量一遍花少北,垂眸思忖几秒,再抬眼时指了指花少北后面,“和你后面那个热吻30秒就答应你。”


花少北愣了一下,拿不定主意要不要亲。忽悠倒是从容地踏出阴影,咔咔几下咬开棒棒糖,轻车熟路地吻上花少北,就像他们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猝不及防的唇齿相贴,花少北看着忽悠眼中那个小小的自己,宁静的蓝融进深邃的紫,温柔了眼神也唤醒了沉睡在花少北潜意识里的情愫。


吻毕,花少北下意识地舔舔嘴唇,满满的都是甜丝丝的橘子味。


“还白送了30秒,怎么样,满不满意啊?”还没等对面的失策说出口,忽悠又来了一发相亲三连,“小姐姐你今年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啊?搞不搞姬?”


48号听着好玩,也信口胡诌,“今年3岁,满屋子男朋友,搞的就是机啊。”她移开马克沁重机枪,让开道路示意他们跟上。


“这边是冷兵器,这边枪械,那个柜子是监听设备,你们自己选吧。”说完就倚着门看二人忙,像是想起了什么,48号打个响指,“你们有许可吗?我这里还有小型的激光武器。”


“没有,有没有什么不需要许可的激光武器啊。”一旁挑选倍镜的忽悠搭话,“你看我们这么帅不给什么折扣吗?来点优惠也行啊。”


“有激光笔你要吗?”48号实力证明自己不为美色所动。


花少北一边拿袖扣式窃听器一边偷着笑。


原本紧张的气氛看起来似乎轻松了许多,花少北从挑武器的纠结中分神感受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还在控制之内。他还在分析着,冷不防地被48号问了话。


“诶你去哪里出任务啊?”


“Y市。”花少北下意识脱口而出,说完他猛然反应过来。


他被套话了。


问题是在他最没准备的时候问的,那么他的反应肯定也是最真实的。要是他的回答不符合一开始给出的信息,藏在暗处的枪口指不定就指上他和忽悠的脑袋了。在B区能排得上48号的人果然不能简单对付。花少北心里一阵后怕,额角也沁出点点冷汗。


48号哦了一声作为答复,仿佛自己只是随口问个小问题,转头又和忽悠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时刻注意花少北那边的忽悠显然也是想明白了这层,答话的内容不是没营养的骚话就是反向套话。


像是察觉了什么,48号也不聊了,她在门旁边的墙上按了几下。几秒后,屋内响起了一首法语歌。“看你们挑来挑去太无聊了,放首歌活跃气氛。”她顺口解释一句。


花少北觉得这首歌好像在哪里听过,开口问了歌名。但是48号低头忙着拆掌心雷不理他,袖珍的勃朗宁M1906在她的手里逐渐变成精密的零件。花少北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毕竟是科研人员么,有一些怪脾气还是可以理解的。


等到两人收好各种武器,提着箱子打算离开时,48号叫住了他们。“歌名是Elle Me Dit,去Y市的话,有麻烦可以去‘风起’。我还挺喜欢你们两个的,别再来了,走吧。”


“不会再来了。”忽悠拉着花少北出门,“这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


花少北的直觉告诉他忽悠说的不是48号的房间。那是哪里呢?不知道。他只好道声再见后乖乖跟着忽悠离开这里。




<<< 




从纳粹的死亡集中营到731部队的毒气化学实验,人体实验向来都是医学的禁忌,更不用提人体改造实验了。文件里触目惊心的实验过程描述和一沓厚厚的实验品照片隐约散发着血腥味,浓重的令人作呕。


忽悠强忍恶心看完任务目标的资料,所有需要记住的信息都掌握后,他烧掉了资料。看着纸张逐渐被火焰殆尽,那些鲜血淋漓的事实好像也湮灭在尘土中。


这都踏马是什么混蛋东西啊。忽悠狠狠踩了灰烬一脚,尚有余温的尘埃四散,偶有跳出来的火星也被碾灭在脚下。他咳嗽两声,挥开面前飞舞的灰尘,找花少北商量行动计划去了。


他们藏身于距离任务目标最近的小旅馆里。B区在后勤方面非常出色,早早就办好可能用到的一切。


贴心的服务却不能使两人心生好感。谁都不喜欢被监视,牺牲自由换来的贴心让人抗拒。


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操纵着,由看不见的线引领着你走向规定好的道路,做着提线人希望做的动作。被束缚着,被压抑着,被禁锢着,永远不能反抗。


想要逃离。


花少北一个激灵倏然清醒。我刚才竟然想要逃离B区?不对啊。我要考虑的是一切为了B区的安宁。怎么可能产生这么离经叛道的想法。贴心还不好吗,省了多少麻烦呢。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试图更清醒。但是逃离这两个字对花少北产生了莫名的吸引力。


就像他已经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仍义无反顾。


忽悠找到花少北的时候,他的手指正无意识的在地图上画着圈,圈内是他们早就确定好的狙击位。忽悠上前拍拍花少北,“想什么呢?”


“诶你说狙击点改成这里会不会更好?”花少北的手指滑到地图上的另一个地方,“这里隐蔽性更高,基本上没有人会想到这里有人。”


“难度系数也更高。要卡时间点的。”忽悠指出弊端,“B区还教你这个啊?”


“哪能啊?这叫天赋异禀!”花少北伸个懒腰,“天才花少北你知不知道。那就还是原来的位置,稳妥点。早干完早回去。”


忽悠在旁边逗他,“不稳妥也行。给个98K加八倍镜,我忽某人教你什么叫单兵作战。你试一试不?试一试吧。”


“远程狙和800米狙击步枪能一个样么?先熟悉你的巴雷特去吧。”花少北推他。





TBC.

感谢枪械爱好者48号小姐 @可然冰 给予的大力支持,如有bug,还望指正。

(4)

评论(11)
热度(29)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