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悠花】低语 02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打戏好难写

01点我



>>> 




花少北经受过B区的格斗培训,他知道打架的节奏很重要,不先发制人便落入被动。防守不如进攻,他右手直拳冲击对方面门,眉心正中。忽悠侧身躲过,右手握住花少北出拳的手腕用力扭转,同时左臂压在花少北的手肘上试图一招制服。花少北使巧劲抽出手腕反手抓住忽悠小臂,左手化掌击向忽悠的第三根肋骨处。



忽悠近身格斗路子野,他打架纯属为了保命,以自身最小的代价换取对方最大的伤亡。比起花少北中规中矩的擒拿和寝技,忽悠的招式更灵活,而且花样百出,防不胜防。忽悠趁着花少北的招数未成势,左脚勾住对方左脚向外一挑来化解危机。花少北怕自身重心不稳,快速收招向后跳拉开距离。



回到了最开始的局面,这一局谁也没占到优势。



只要放倒花少北就行了,不能下手太重,那么有些部位就不能打。忽悠对花少北笑了一下,同时拳已经冲着花少北的腹部打去。花少北左臂挡开忽悠的攻击,右手使了点劲推向忽悠的下颚。忽悠空着的手正好攥住了花少北的手腕,向内扳去。忽悠有自己的打算,关节比韧带脆弱的多,击打关节能最大程度封锁对方的行动,而且关节受伤相对于韧带撕裂来说更易恢复。



花少北顺势侧身用肘部攻击忽悠的胃部。他这次有经验了,稳住自己的下盘,不给忽悠偷袭的机会。忽悠也不打算袭击腿部,他出其不意地来了一个头槌,用额头顶击对方的面部三角区。花少北没防备,吃个正着,瞬间眼冒金星。



忽悠顾忌着不能伤到花少北,没敢放开打。花少北的攻击全凭借着肌肉记忆和战斗意识,竟然也能不落下风。两人缠斗了近五分钟,花少北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是那罐可乐!二氧化碳沾染了体温急剧膨胀,碾压过气管软骨,焦急地寻找出口溢出。花少北忍不住打了个嗝,就在身体僵硬的几秒内,忽悠扼住了花少北的咽喉。



“我赢了。”忽悠在花少北耳边低声说,随即松开手,边伸懒腰边走去给花少北倒水。他说句“退步了啊”。不知道在说谁。



花少北揉揉身上被打疼的地方,深呼吸好几次再喝掉忽悠递过来的水,折腾了好几下才止住打嗝。“忽悠你跟我说,你给我那罐可乐是不是想让我打嗝打死,然后你不用出手就稳赢了。”



“我怎么可能那么狠心,别冤枉好人啊。”忽悠拿起蓝色的文件夹,找到自己的申请在花少北眼前抖了抖。“签字吧,你签完我就能出去了。”



这场景太熟悉了,就像他们还没分手一样。花少北想告诉忽悠别这样,我们明明都分手了,别再给我希望。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拿出笔安静签字。



“花少北。”忽悠突然叫他,声音里不复以往的嬉笑,严肃认真的像他的眼神。忽悠没戴眼镜,木槿紫里融合了热情的红与冷静的蓝,还倒映着两个小小的花少北。



“我们复合吧。”他说。



我思念着你,我喜欢着你。你的眼里还有我,你的心里还有我。我们还相爱,我们对彼此还有感觉。独占欲仍在蠢蠢欲动,心情会随着你而波动,想到你眼神都是会发光的,伪装不了也抵赖不了,因为发光是无法克制的。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重新在一起?



于是花少北答。



“好。”




>>>




 三天后,所有的申请报告都批准下来了。花少北拿着任务文件又来到了忽悠的房间。



他进门时忽悠正盘腿坐在地上拿手柄打马里奥,听见有人开门就转头看了一眼,看到是花少北又把头转回去专注游戏。



“少北你等会啊,给我五分钟我就玩完这关。”



“行,那你快点。”花少北把任务文件放在桌上,自己窝进沙发。为了成功申请各个手续,他这几天根本没有好好睡觉。房间被布置成他习惯的样子,周围是忽悠的气息,一切都显得惬意和安心。熟悉的环境让花少北很快就放松下来,倦意渐渐上涌。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仰面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忽悠的大腿。忽悠正用笔在文件上画着什么,怕打扰花少北的睡眠还特意放轻力度。笔尖轻轻划过纸面,墨水随之留下痕迹,摩擦产生的沙沙声按摩着耳朵。



花少北翻了个身,面朝向忽悠。他盯着忽悠衬衫上最后一颗纽扣,没有出声。



忽悠听到花少北的呼吸节奏变了就知道花少北醒了,悄悄把手中的笔尖换了个方向,趁着花少北没反应过来在他脸上画了一个圈。



感受到脸上的触感,花少北奋起反抗,但被忽悠无情镇压了。他也就不管了,任由忽悠在他脸上完成他的大作。



“上面给的资料是这次的任务对象涉嫌人体改造实验,身边还有雇佣兵保护。”花少北忍受着脸上痒痒的感觉,接着说,“暗杀那位大佬能有多大把握?行不行啊?”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忽悠边画边笑,“你别说,这人我有印象,他在中南海混过,职务好像还挺高的。搞定!你看看你喜不喜欢哈哈哈哈哈……”



花少北起身用最快的速度冲向卫生间。他抬头看向镜中自己的脸,忽悠竟然在他脸上画了只龟!



“诶北北你有没有进入48号房间的权限?”忽悠放好文件跟着他走进卫生间,看着飞快洗去笔油的花少北问道,“你用我毛巾吗?就这条。”



花少北没回答而是直接采取行动把毛巾拿了过来,擦去脸上的水渍。“有,干嘛啊?”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忽悠打了个响指。



“我们去搞点好玩的装备。”




TBC。


为了写打戏看了些UFC的视频,妈耶被震撼了……

以及,评论越多,更新越快,来自一个过气调的呐喊qwq

(3)

评论(8)
热度(29)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