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低语 01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傻白甜写手的正剧向尝试



>>> 


身份识别成功,合金制的机械大门缓慢打开。花少北收起ID卡继续向前走,鞋跟敲出来的声响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哒哒,哒哒,一声接着一声,重复演奏死神的催命曲。

银白的侧墙倒映着他的身影,摄像头随着他的移动而摇摆。藏在墙里的武器蓄势待发,枪口对准了正在前进的身影,随时准备发射出索命的子弹。

这里是B区,藏匿于世间的地下监狱,关押的多是具有毁灭性犯罪能力的高智商犯罪者。有些人被陷害设计冤进监狱,有些人为了寻求庇护主动进入监狱,有些人为了寻些不一样的乐子进监狱。

这里是疯子的失乐园,这里是乱序者的天堂。蓬勃的欲望和出众的能力滋生出罪恶,与混乱共舞一曲探戈。这座监狱就像一个不知餍足的戮兽,吞噬掉所有关押者的过去,抹去他们与世界的联系。没有人能逃开。

花少北是这里的管理者之一。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为了管理者,这段记忆一片空白。这不重要,他只需要完美完成上级派下来的任务,一切为了B区的安宁。

冗长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踩在脚下的特制石砖内闪过幽蓝的光,高压电从地面游走到墙体,通了电的牢笼更加稳固。越往里走设置的关卡越严格,花少北录入自己的指纹和声纹,毕竟越往里的住户破坏力越大,不可控性越强。

花少北在倒数第二扇门前站定。进去前他翻开手中蓝色的文件夹,再一次核对所用信息。这扇门里住着002号吴织亚切大忽悠,他曾经的恋人。视线扫过贴在上面的照片,不知为何,那帅气的面容在他眼里竟变得有些陌生。

忽悠的资料很少,除了身高体重等基本资料外,其他方面只有一句话,主动要求进入B区,动机未知。花少北敢肯定自己知道的会比系统库里的多,但他一点也不想补全资料库。

昔日亲如一体的恋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重逢,花少北心中只有尴尬和不想面对。一切为了B区的安宁,他在心里重复。

门在他的身后严丝合缝地合上。


>>> 


忽悠站在阳台给芦荟浇水。淡黄色人造灯光与热感装置伪装出和煦的阳光。特制玻璃窗后是24小时不间断工作的光屏,一刻不停地播放着不同的景色。

层层叠叠的绿色组成热带雨林,深深浅浅的蓝色绘出海底奇景,暴风雨呼啸,龙卷风肆虐,淡雨轻雾,初雪乍晴,无数奇谲在遥控器的按键下变换,各处瑰丽在眼前穿梭。缤纷代替了黑暗,这也许是B区给身处地下的他们最大的恩赐。

忽悠选择的景色花少北再熟悉不过了,从他们一起买的那座公寓望出去就是这风景。法国梧桐屹立庭院,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散落一地,空气中弥漫着丁香的幽香。有那么一瞬间,花少北恍然觉得自己还在那个温馨的港湾,而不是冰冷的B区。

那盆芦荟是他送的。花少北嗜辣,每顿饭总有一两道辛辣料理。当时两人还在同居,忽悠也跟着花少北吃辣,加之熬夜,很容易长痘。花少北悄悄记下这一点,在周年纪念日送了一盆芦荟,和忽悠打趣说你要是再长痘就掰一根下来涂上,保管好使。

这么神奇的吗,忽悠顺着话题说。

当然,这可是爱情的力量,花少北把芦荟塞到忽悠手里。

要是没效果怎么办,那不成了你不够爱我,这多尴尬啊。忽悠用手拨拨芦荟肥厚的叶片。

忽悠我看你是越来越皮了,欠打是不是。花少北撸起袖子,作势要揍人。

忽悠赶紧抱着芦荟开溜。

结果那盆芦荟被掰的几乎只剩下了杆,看样子也活不久了。实在无奈,忽悠只好乖乖换成芦荟胶,没再去折腾那盆可怜的芦荟。没想到他还真的把它养活了,花少北在心里感叹。

带着回忆的事物总能轻易挑动人的情绪,引诱人踏入记忆的漩涡,在脑海中回放那些疯狂热烈的曾经,一遍遍重尝青涩的过去。花少北捏紧手中的文件夹,他还有正事要办。刚要开口,正好和侍弄完芦荟的忽悠四目相对。花少北的呼吸一滞。

不知道是习惯亦或是天性,他们的之间的气氛一直是轻松和谐的。但现在不同,对方还有“前男友”这一层身份,花少北心里很别扭。分手了就说明他们之前的相处方式还是有问题的,矛盾不解决会妨碍到接下来的行动。

等等。

他们什么时候分手的?

他们为什么分手?

花少北回想他的感情经历,这方面记忆像是被混淆过,模糊不清。

他皱起眉。


>>> 


忽悠从阳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取出两罐冰可乐,把其中一个抛给花少北后径直在沙发就坐。花少北接过可乐,也坐到另一侧沙发上。

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沉默地对视着。

花少北先移开视线,他打开可乐。嵌入式拉环咔哒一声被按入,二氧化碳迫不及待冲出开口,涌向空气。他盯着逐渐消失的白色泡沫,开口说,你真的想好了?你知道出去意味着什么的。

不就是替ZF卖命吗,我有分寸。忽悠把玩着手中的罐装可乐,罐身凝结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聚集成小水珠顺着指尖滑下。

理智上不应该这么做,他清楚,愿意做任务是忽悠的自由,但对忽悠的爱意仍在胸膛燃烧。花少北忍不住提醒忽悠,出去了也是跑不掉的,B区是真的厉害。

就算是001也不行?忽悠笑出声。

就算是001也不行,我没在说笑话。花少北的语气很严肃。

他想起了倒数第一扇门上用红色油漆画的大大的叉。那里是B区为数不多的禁区。那次逃脱失败后,001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不知道是被禁足了,还是被……抹杀了。花少北喝了几口可乐,不再想下去。

出去的考核条件是打赢管理者,我可是文职人员,下手轻点啊忽悠。花少北露出自进屋算起的第一个笑容。

那你求我啊,你猜我会不会放水?忽悠摘下眼镜。

蓝色文件夹被随手扔在沙发上,旁边是一个空了的可乐罐。



TBC

这篇有详细的大纲,会更的快一点。建议屯文,一次看爽。

(2)

评论(9)
热度(28)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