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悠花】Ten things(完整版)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给 @掉盐鸨 的生贺,拖了这么久不要生气呀






>>> 




回家的航班因暴雪延误,忽悠走进机场时已经午夜十二点了,但他一点也不着急。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会在机场的某个地方里等着他。果不其然,忽悠在候机厅的角落里发现了显眼的蓝发。


花少北正低头专心看手机,并没有发现忽悠走近。视野里突然出现的一双大长腿,吓得花少北猛的一抬头,正好与忽悠弯下腰看他手机屏幕的头磕个正着。忽悠捂着下巴后退两步,匆忙之间还踢倒了行李箱。


花少北赶紧道歉,“抱歉抱歉,我刚才没看到你。”


“我靠我差点咬到舌头,”忽悠抱住凑过来看伤势花少北,“没看见?北北你就这么对待你三天没见的Alpha吗?我好伤心,要日日少北才能缓过来。”


“那你还是别缓了。”花少北虽然这么说,还是回抱住忽悠。熟悉的信息素围绕着自己,花少北紧绷了三天的身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搂着花少北的手臂紧了紧,忽悠把头埋在花少北的颈间。两人的上身贴着,差不多的身高让花少北整个人都在往后倾。重心后移很不舒服,花少北动动身体,调整一下姿势让忽悠接着充电。


“你刚才看什么呢?”忽悠的声音因为姿势变得闷闷的,听起来很委屈,“都不理我。”


“诶对了,给你看看这个,我妈发过来的,一会儿我还得回她。”说到这个,花少北拍拍忽悠示意他松开自己。忽悠趁着花少北开手机锁屏的空档把倒在一旁惨兮兮的行李箱扶起来,然后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


“恋人必做的十件事?”忽悠嘟囔着快速浏览完微信内容,利落地回了一句,放心妈,这些我和少北都会试一遍的。花少北怕他语出惊人,跟着他看屏幕,结果无语地看到对面发来的一个偷笑的表情。


“你真要试啊?我怎么感觉有点傻……”花少北收起手机看向忽悠。忽悠倒是心情很好的点点头,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花少北,顺着指示走出候机厅,在机场出口站定。


人们熙熙攘攘地从他们身旁绕过。花少北感觉这样会妨碍别人,刚要开口和忽悠说要不还是算了吧,别这么做,不太好,忽悠就把他拉进怀里,略微低头把他的顾虑全都堵在嘴里。


逆着人流,他们接吻。


然后趁着机场保安来赶人之前逃进附近的一辆出租车里。忽悠坐在后座,隔着车窗对保安做一个鬼脸。花少北在旁边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第一件事:在大庭广众下亲吻对方。


 


>>> 



 

雪下得很大,已经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出租车碾过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很快就将他们送到家。忽悠先下车,把行李从后备箱里拿出来。再从地上捧起松散的雪,全拍在刚付完车钱的花少北的脸上。

 

花少北懵了一下,也反应过来,同样在地上抓起一把雪,攥成雪球扔过去。忽悠完美闪避,侧身躲过花少北的雪球攻击,再及时填充炮弹,向花少北投掷出去。花少北则依靠敏捷的身手和多年的经验与忽悠交战。两人玩得不亦乐乎,最后忽悠干脆扑倒花少北,带着他在雪地上滚了两圈。

 

头发和衣服因为胡闹全都湿透了,风一吹,随着身体一齐打了个冷颤。好在雪刚下不久,还很干净。他们赶紧起身,拍掉对方身上残留的雪,像两只企鹅一样抖着跑进楼道。

 

玩的时候都没戴手套,两人的手冻得红彤彤的,稍微活动一下还有点僵硬。忽悠搓搓自己的双手,确定变热了之后再握住花少北的手。那些热度在他们的手掌之间传递,慢慢地焐热了整只手,也慢慢地烘暖了整颗心。

 

他们牵着手走进家门,对视一眼,一起喊出了句话。

 

“我回来了。”

 

第二件事:回家时,对心爱的那个人说,我回来了。


 

>>> 


 

忽悠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拉着花少北洗了个热水澡,刚才在外面浑身湿透又吹了那么长时间的冷风,怕是要着凉。他插上电热水壶,打算烧点热水。花少北体寒,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必须得多喝热水暖暖身子。

 

在烧水的同时,他瞄了一眼放在灶台上的锅。忽悠会做饭,但也仅限于煮面、西红柿炒鸡蛋的程度,家里真正掌勺的是花少北。

 

刚谈恋爱那时候两个人都不会做饭,每天靠外卖度日。直到那天,他们在外卖里看见了煮熟了的完整的虫子尸体。花少北对着这满满的蛋白质实在下不去筷子,再看到外卖总会想起那只死不瞑目的虫子,不得已只好学着做饭。

 

初学者总会把握不好火候和调料的剂量。生了熟了,咸了淡了,什么都做出来过,甚至还搞出过生化武器和黑暗料理。但不管花少北做成什么样,就算再怎么不好吃忽悠都会把菜吃完,然后或抱怨或嘲讽,套路着花少北到内疚,让他在床上为所欲为,最后把“损失”补回来。

 

后来花少北也察觉出来这是套路了,但他没点破,毕竟这也是他们之间的情趣之一。拜这个所赐,花少北的厨艺也是越来越好。到最后反倒是把忽悠的嘴养刁了,再吃外卖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花少北下厨,忽悠就给他打下手,次数多了,一些简单的菜就会做了。

 

忽悠在厨房里翻出来几包方便面,再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锅里放水,烧热了就放面放调料包磕鸡蛋。虽说他在飞机上吃过飞机餐了,但那分量完全无法给一个成年Alpha带来饱腹感。忽悠早就饿了。

 

刚洗完澡的花少北从背后抱住了忽悠。他很困,平时十点多就睡觉的作息让他适应不了这种突然的熬夜。方便面的味道却又勾起他的馋虫,引诱着他去吃面。花少北向他的胃妥协,顺从自己的内心溜到厨房蹭饭。

 

沐浴露的香气柔和了信息素的味道,花少北的呼吸不断洒在忽悠颈间露出来的皮肤上,麻麻痒痒的。忽悠有些心猿意马,但考虑到吃完饭的时间还是放弃了自己大胆的想法,“北北你的那份面要不要加肠?”

 

“要。我还以为你要说我下面给你吃……”

 

电热水壶的开关啪的一声跳上去,红灯变成了浅绿色。热水烧好了。

 

第三件事:为对方做一顿饭。


 

>>> 


 

生物钟有时真是一个可恶的东西。早上八点,花少北因为自己的生物钟意识渐渐清醒。从凌晨到现在花少北睡了不到六个小时,温暖的被窝和忽悠的怀抱让他不想起床,迷糊间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有工作要加班。他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日期。

 

嗯?26号了?

 

26号了!

 

花少北飞身而起,用最快的速度洗漱穿衣服,在还没睡醒的忽悠脸上亲一下之后迅速出门,暗自祈祷自己不要迟到。

 

早上出门太急,花少北到公司才发现自己带错了手机。他的手机和忽悠的一模一样,同一颜色,同一型号,唯一不同的是锁屏和桌面不一样。花少北看着锁屏上熟睡的自己哭笑不得。估摸着忽悠现在还没醒,中午给他打电话把手机换回来吧。

 

和表格文档纠结了一上午,到午休时间花少北的胃已经饿到抽痛。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那是用来应对低血糖的。他含着巧克力,糖分融入血液后感觉自己的胃好了不少。指纹解锁手机,给忽悠发了条短信,让他来公司旁边换手机,顺便再一起吃个午饭。

 

有同事邀他一起共进午餐,花少北婉言谢绝。办公室里的同事陆续离开去吃午饭,只剩下花少北趴在桌上等着忽悠。办公桌挨着窗户,侧过头就能看到公司门口的车水马龙,他在其中寻找那一抹熟悉的红色。

 

等得无聊,花少北点开忽悠手机里的瘟疫公司,摩拳擦掌准备毁灭世界。就在他犹豫把初始国家设在格陵兰岛还是英国的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打进来,吓得花少北手一抖点了加拿大。人间惨剧。

 

“快乐的池塘里面有只小青蛙,yeah,它跳起舞来就像被王子附体了……”


花少北听着这熟悉的音色恨不得当场挖个洞把自己埋了。我靠,忽悠什么时候把自己唱的小跳蛙录下来的。还好屋里没其他人,不然我一定干掉他。


他接起电话,忽悠打来的,笑盈盈地问他小跳蛙好不好听。难道还要说自己唱的不好?花少北被噎得接不上话,下楼的脚步顿了一下,只好生硬地转移话题,问忽悠中午打算吃什么。忽悠也宠着他,跟着他转话题。


两人为了决定是吃烤鱼还是分米鸡在电话里争论不休,却在见面那一刻同时确定了去吃快餐。下一秒却又因为吃麦当劳还是肯德基互怼。


嘴上斗个不停,但换完手机的手却还是牵着,一直紧紧地牵着。


第四件事:换着手机用。

 

第五件事:把恋人的声音做成自己手机铃声。


 

>>> 


 


花少北下班回家就看到忽悠横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书。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拿起那本书放回书柜。

 

忽悠还在睡,姿势狂放不羁,还隐隐有要翻身的迹象。花少北给他盖了个厚毯子,然后在一旁打开手机相机,在心里默数三个数,忍笑录下忽悠从沙发上掉下来,摔醒后满脸懵逼的全过程。

 

忽悠揉揉后脑上的头发,掀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毯子,慢悠悠地起身。花少北走过去扶了他一把,帮他站起来。忽悠借势倒向花少北,把他压倒在沙发上。

 

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抵在自己大腿上,花少北赶紧推了推忽悠,别吧哥,我可不想就这么荒废一个下午。我知道,你先别动,放点信息素出来,忽悠抱紧花少北,等着生理现象自己消火。

 

花少北按了下自己的腺体放出少许信息素,并顺着这个姿势摸了摸忽悠的头。他应该是中午洗过头,一股巧克力味。

 

提起洗发水,花少北也是忍不住吐槽。忽悠一时兴起,不知道从哪买的巧克力味的洗发水,奶油味的沐浴露,再配上他自己抹茶味的信息素。每次洗完澡身上的味道就像是新出炉的点心。甜腻黏糊,太少女了,花少北嫌弃的要死。

 

可忽悠不这么想,美滋滋地买更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回家,美名其曰要尝试新东西啊,你活得这么养生干嘛。

 

养生怎么了?养生也比你那个西瓜味的洗面奶好!

 

“忽悠一会儿我们去趟超市吧。” 说到洗面奶,花少北突然想起来,家里的洗衣液好像快没了。

 

“行,顺便去买条鱼,突然想吃水煮鱼了。”忽悠去洗脸清醒一下,又带着一脸的西瓜味走了出来。

 

两个身高腿长的大帅哥走在一起无疑是很引人注目的。

 

花少北在货架旁认真挑选煮水煮鱼的调料。忽悠在一旁无聊的刷微博,手搭在推车的把手上,防止推车溜走。无名指上的戒指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银白色的光。

 

因此路人的视线更多投在花少北的身上。忽悠不满的后退两步,走近花少北,把探究和好奇统统挡开。他抬头环视一圈,见没人看他们了再重新看回手机。

 

等到花少北把调料放进推车里后,忽悠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宝贝你的戒指还当项链带呢?”

 

花少北不明所以地应声,“是啊,咋了?”

 

“是时候展现它真实的力量了!”忽悠把项链从衣服里拉出来,顺着链捋下去找到并解开锁扣,再小心翼翼地抓住戒指,不让它掉到地上。从远处看整套动作做下来就像是松松地抱了抱怀里的人,然后为他拿下衣服上粘着的东西一样,特别温馨有爱。

 

看到这花少北也知道忽悠要干什么了。忽悠给他戴戒指时他特别配合的说了一句,“蕴藏着黑暗力量的戒指啊,我以少北的名义命令你,封印解除!”.

 

说完这个中二度爆表的台词,花少北觉得羞耻极了。他不自然地咳嗽几下,又和忽悠笑作一团。

 

花少北和忽悠边闲聊边走向生鲜区。一条条鱼在水缸中游动着,还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悲惨命运。做水煮鱼最好要用草鱼、黑鱼、鲶鱼一类刺少鲜美的活鱼。花少北相中了一条鲶鱼,拿旁边的抄网把鱼捞上来去找工作人员处理。

 

忽悠没兴趣看那种血腥场面,留在原地和牛蛙大眼瞪小眼。那只牛蛙好像也和他较上劲了,一下子跳上旁边的甲鱼的壳上,和忽悠对视,腮帮子一股一股的,憋着气似的。谁也不服谁。直到甲鱼不愿意承受它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重量,慢吞吞地把牛蛙甩下去爬走了,一人一蛙的漫长对视才结束。

 

花少北拎着处理好的鱼回来时看到忽悠在揉眼睛。刚想问一句怎么了,袋子中的鱼突然扑腾两下吓了两人一跳。忽悠接过鱼,把推车的把手推到花少北的手边。两人换了位置,一起走向收银台。

 

第六件事:一起逛超市。


 

>>> 


 

忽悠去洗碗了。花少北对着微信里十件必做事一件件打钩。看到第九条和第十条的时候,他突然提议,“我们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吧。”

 

“行啊,像以前一样盲选?”话末尾音上调,伴着流水的声音,隔纱裹雾,朦朦胧胧地传进花少北耳朵里。花少北点开订票的APP,关掉评价和简介,只凭题目和剧照选电影。电影五花八门,什么类型都有,花少北看的眼花缭乱,根本不知道选哪个。

 

“别动,诶对对,这个。”忽悠擦掉手上的水珠,手指在屏幕上划过。花少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忽悠选中的电影叫《花屿》,剧照中一男一女都闭着眼,额头紧贴对方,泪痕从眼角蜿蜒至脸庞。看起来还不错,应该是一个文艺片。于是他爽快地订了票。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忽悠一定要把指定这个电影的自己掐死。我靠这么小清新的名你拍什么恐怖片啊!怪不得剧照上男女主都哭了啊,妹的是被吓哭的吧!导演编剧你们出来,我给你们定制个金丝楠木的大棺材。

 

特效,以使我目不忍视了;音乐,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我懂得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之所以默无声息不剧透的缘由了。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忽悠用左手挡在眼前,从指缝里看大屏幕,他的另一只手被花少北牢牢握住。要不是能感受到这快捏爆手的力度,凭借花少北坐直的腰板和严肃的面容,我还以为他真不怕呢,快要爆发了吧,这小可怜。忽悠猜他马上就要高歌一曲了。

 

可乐里的气体呲呲作响,泡沫翻滚着上涌。忽悠把饮料送到花少北嘴边。嘴唇上突然碰到东西吓了花少北一个激灵,他用生无可恋的眼神看向忽悠。忽悠示意他喝一口缓缓。花少北叼住吸管,小声嘟囔,“下次再让你选电影我就不姓花。”

 

忽悠左手投喂花少北的姿势不变,小心翼翼抽出被捏痛的右手,“嗯嗯,跟我姓忽。”

 

“忽什么,忽必烈啊。”花少北帮他揉了揉右手。

 

他们在女鬼的惨叫声中交换了一个可乐味的吻,然后在剩下的一个多小时里抖成受惊的土拨鼠。

 

自己选的电影哭着也要看完。

 

第七件事:一起去看电影。


 

>>> 


 

从电影院出来后,两个人如获新生。原本定的计划是看完电影顺便去游乐园玩,然而经历了恐怖片的洗礼后,再提起游乐园,花少北的脑海里就剩下了咒乐园、死神来了3、死亡游乐场、Dark Ride……

 

见他纠结,忽悠从裤兜里拿出一枚一元硬币,“看见这个硬币了吗?摔碎了我们就去。”

 

“去!”花少北最终咬牙切齿地做出了决定,“不要怂就是干!”

 

预定的游乐园可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不堪。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各个游戏项目上多得是出来虐狗的情侣。他们也是其中的一对。

 

他们先去服务站兑换联票,毫不犹豫地撕掉了鬼屋的门票。从第一项海盗船玩起,大摆锤,过山车,跳楼机,全程啊啊啊。呐喊或许真的有助于情绪发泄,花少北很快忘记了恐怖片的压抑惧怕,转而享受起失重和狂风掠过身体的感觉。要不是身处冬天,花少北还想去试试激流勇进。

 

忽悠全程陪玩,跳楼机下来后已经开始怀疑自家的Omega是假的还是自己是个假的Alpha了。这人经历过精神上的暴击后还能承受肉体上的?忽悠坐在长凳上思考人生。

 

一杯热饮料贴到脸上。忽悠仰头看到了正在递热可可的花少北,也许是玩得尽兴了吧,花少北的眼里都是笑意。花少北在那边解释去晚了咖啡都卖没了,就剩下草莓蓝莓那种女孩子喝的奶茶,我看还有巧克力味的我就买了。忽悠没听他说什么,拿着那杯热可可站起身来,不管花少北在一边喊要洒了,一把把花少北拉进怀里。

 

少北,你眼睛里有星星。

 

而你,是独属于我的星星。

 

八件事:半夜到游乐场玩


 

>>> 


 

花少北有巨像恐惧症,看到这个据说是本省最大的摩天轮时脸色就不太好,但他还特别想去试试。来游乐园不玩摩天轮你不觉得像吃饺子不蘸酱油那样失望吗?花少北辩解。

 

不觉得,吃饺子蘸醋的忽悠实力冷漠。

 

最后实在没办法,摩天轮舱门开启后,忽悠搂着花少北的腰,带着他进舱门。花少北全程闭着眼,把自己完完全全交到忽悠手里,托付给他自己的所有信任。

 

随着摩天轮慢慢转动,花少北也睁开了眼睛,忽悠坐在对面就那么笑着看着他。情绪这个东西很奇妙,它很容易被亲近的人感染,于是花少北也笑着看他。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却一点也不尴尬。

 

升到高处,从上往下俯瞰世界,万物皆为蝼蚁般大小。灯光点连成面,城市的全景映入眼帘。时间凝滞,空气似乎也不流动,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只有你和我属于彼此。一瞬间花少北的思绪繁杂,想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忽悠指了指外面,不知道谁放的烟花,大朵大朵地绽放在夜空中,五彩斑斓后是即刻凋谢。花少北转头看向忽悠,紫色眸子里倒映着绚丽的烟花,像某种秘而不宣的珍宝,紫龙晶,舒俱来,或者更斑驳一点的苏纪石。

 

花少北突然知道他应该说什么了。

 

“忽悠。”他喊,“我爱你。”

 

忽悠笑着捏了捏花少北的脸。

 

“嗯,我知道,我也是。”

 

窗外,烟花窜上天幕,开始了它一生一次的最耀眼的盛放。

 

第九件事:亲口说一句我爱你


 

>>> 


 

他们活在现在,他们拥有未来。

 

他们的人生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而他们始终在一起。

 

第十件事:和你一起共度余生



 

END


 

===

 

Free talk:

hi~这里调子√放个6500+的炒饭,文章分两次写的前后画风可能不太一样……

最近沉迷玩蛇,没怎么码字,先说一声抱歉啊(。悄悄问一下有玩贪吃蛇大作战的吗?我们来开黑啊!

如果说悠花的抱抱是过年了,那这段时间tag下的粮食就像年夜饭一样丰盛,请各位大佬保持这个更新频率不要停x

最后千万别盲选电影!!我当初就是这么被骗去看了异星觉醒的【泣不成声.jpg】

没什么想说的了,给各位拜个早年吧。

评论(14)
热度(80)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