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寄家书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尝试新写法,小修
*忽悠生日快乐!918防空警报为你庆生





>>> 





致亲爱的兄长:



展信佳。


回信我已从邮局拿到,读过之后只觉身心都泡进温水,在这冰冷的异国他乡也有了家的温暖。你大可不必如此忧虑,我在这边一切安好。


初到英国确是有些不适应,因这天气,总是烟雾迷蒙的,与国内大好晴天不可比拟。如今我已然安顿好,不敢说完全融入,也是能生活无障碍。英国的吃食没有国内的精细,却有别一番风味。等我回国,定能重现菜肴,也让你尝一尝这英格兰的滋味。


我有意加入这里的华人会,机缘巧合遇到了现在的房东。那是一个极其好的人,亲切而和善,待人更是诚恳。我有许多不解之处常常找他解惑,他亦是幽默应答,帮助我度过不少难关。我自是感激不尽。


也许受到英国文化的浸染,他的绅士风度深入骨髓。红发如火,眼睛像极了我离家前最爱的那盆紫色罗兰,幽幽的,带着神气的。说一句贴心的话,你可莫要取笑我。若不是他已有了伴侣,我也会像其他女性房客一样对他动心。


他的伴侣是我们学校的教师,在公寓里碰面还让我惊诧万分,在原地呆站了会。说到学校,英国的学校不似国内新式学校分出女校的,男女混在一起,一同上课。适应后确实觉得有趣,课上奇思构想极多,老师又善于引导,思路像是被拓宽了许多,收获颇丰。课上教师许我们自由发言,称作尊重我们的权利,与之前学堂里的先生说什么我们做什么很是不同。


其中我最爱学房东先生的伴侣的课。在此为表达敬重,我尊称教师吧。教师的课程以风趣著称,在校内极为出名,报名者为了听课宁愿挤破了头。教师的知识渊博,精于钻研英国积极派浪漫主义,听他讲课实在是享受。


内容详实,语调柔缓,音色悦耳。那一双蓝色的眸子望过来时,我便是深蓝海洋中的一尾银鱼,又是点缀在碧色晴空的画眉黄雀。恰似我在学的《致云雀》,他就像诗人雪莱笔下的云雀,美好的理想化的完美的不像真实。我在此摘录一段,也算我的心声。


       

       教给我一半你的心

       必定是熟知的欢欣,

       和谐、炽热的激情

    就会流出我的双唇,

       全世界就会像此刻的我——侧耳倾听。



房东先生曾在一次小型聚会,我们常在公寓内举办的,提及他与教师的恋爱史。知你不喜这些八卦小闻,但我仍忍不住诉说与你,望你耐心看完。


房东先生原是国内的有志青年,评价优秀,成绩斐然,专业领域造诣深刻。偶得出国留学机会,他动身奔赴英国。求学途中结识教师,一见钟情,苦于性别相同。断袖分桃在我们的观念中是不伦之恋,是禁忌的,不可饶恕的,但是教师及家人是可以理解并尊重的。


于是便两厢欢喜,无所忧愁。


他自称家人在战乱中丧生,孤身一人便没心没肺定居英国,与爱人长相厮守,不舍不离。真是温柔至极,浪漫至极。


教师姓花,随了父亲的姓氏。他的父亲是国人,母亲是洋人。自小在英国长大,但在父亲的教导下习得汉字,可流利说得民国白话。他说他姓花,花亦是华。他是喜欢中华,喜欢我们国家的。玩笑语气说那也算是半个祖国,有机会可要好好游览一番大好河山。


教师性子内敛,行为举止恰到好处。只觉若她生做女身,定会是端庄优雅、姽婳娴静的大家闺秀。也许是我性子野惯了,产生错觉了罢。


前些日子我们开了门课,让我们学习摩斯电码和栅栏密码,用以练习音乐节奏感和逻辑推理能力。房东先生知晓后帮我指点一二。霎时茅塞顿开,拨开云雾,那些数字符号在我眼前变得清晰起来。我对他的才华钦佩不已。


洋洋洒洒写了几张信纸,只想告知你我一切安好,不必操心。时逢乱世,这封信该是几月后送至你手。


愿你顺心如意,身体强健。





爱你的妹






>>> 






致敬爱的兄长:



见信如晤。


虽曾听闻国内时局混乱,也不曾想过乱极至此。外敌入侵却内耗不断,我不禁又想起八国列强入侵的那场浩劫。天杰地宝被洗劫一空,亿万同胞沦为卑奴。可悲可叹可怒可伤。


我泱泱大国的无边疆土怎可被他人觊觎亵玩!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留学在外,国内消息滞留,联系诸多不便。你在信中说,你加入了革 命派,我若是在场我也定会加入的。我自诩为新时代的女性,自然是要上进、要努力的。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借用梁任公先生的一句话,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我愿用我的一腔热血温暖冰冷的人心,燃尽世人的冷漠。不日我便会回国,投身革 命事业。


房东先生的消息灵敏,先我一步得知消息。前几天在早饭餐桌上谈论此事时信尚未送到。教师听闻此事后慷慨激昂,投箸称这是见证历史改变的一刻,当即下定决心和房东先生商量回国的事。房东先生只是笑着用些乱七八糟的话扯开了话题,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房东先生那时的眼神很复杂,似乎并不愿教师牵扯其中。


独身在外,我也算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对于房东先生我一直看不透。


但今晚他的态度转变地很突然,突地应许下回国的邀请。或许与新住进来的房客有关。那位华人男性正气凛然,身材匀称,身姿挺拔,谦和有礼的谈吐,但我总觉得他精于算计,不好应对。他的气质适合穿军装而不是穿西装。他不屑于我们的聚会邀请,不愿融入华人圈。


房东先生肯定和他说过什么,我偶然瞥见他们秘密交谈。那位华人先生当天就搬走了,就像是专门过来和房东先生说那悄悄话的。


我也曾试探过教师,他也是茫然地反问我怎么回事,似乎并不知情。是我多心了吗?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悄悄发生了。


明日要早起,不便挑灯夜战,就此搁笔。


愿你一切顺利。







想你的妹





>>> 





致亲爱的兄长:



展信安好。


我已逃脱,成功到达延安红色战区。不必担心,同志们都很好相处。这些天的惊险经历我想倾诉与你。


回国的飞机票是房东先生提供的,这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我原想在安定之后悉数偿还,但在下飞机后他们便被一群西装笔挺的人带走了。


再见到房东先生时,我作为知名革 命人士被捕,囚于大牢。他是审讯我的人员之一,也是救我出去的人,这个之后再细说。他领着那群虚伪自私的人进来时我是惊恐的,我曾将自己很多有关革 命的激进的想法诉说于他和教师。他是知道我的底细的。


但他没有说。


他的官衔很高,在那方权利很大。至少我没在审讯时遭受传说中的几大酷刑。只是受到了较轻的刑罚,尚且可以忍受。


按照施救的同志和安插进去的内应的安排,我得以被救。成功逃脱的那天,房东先生曾来牢里让我替他给教师带个好。我那时并不知晓教师所在何处,还感叹他怎得未卜先知,知道我会遇到教师。


我询问过教师的现况,房东先生说已经将他转移到非常安全的地方了。想必也是爱极,宁可分别也不愿他受伤。今早我却在学校见到了教师,没想到他竟被送到了延安。房东先生也认为我们的工作是光辉远大的吗?


无法揣测。


考虑过很多种情况,却不曾想过,房东先生竟是那个内应。


被告知的时候我是极其茫然的,脑内一片空白,所有心思都化作一个“怪不得”。怪不得我未受重刑,怪不得他没有揭穿我的身份,怪不得他将教师转移到延安,还让我带好。


才来消息,说有一位高级军官率领一个师来我部投诚,解了燃眉之急。应该是房东先生吧。想来他是迫不及待想见教师了吧。


无论如何我都是要致谢的。


现在革 命工作展开甚为困难,我仍是要以一句雪莱的诗来勉励你我,为救国事业捐躯也在所不惜。


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





想你的妹




END




表面房东实际地下工作者忽悠x教师花

名副其实的花老师

又及,醒目目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34)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