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歪?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听着B儿的新歌写的,点我



 

【可望不可即】


 

>>> 

 

“对不起,你拨打的……”

 

午夜十二点过后,世界陷入沉睡。花少北已经在窗边呆坐了五个小时,一直看着窗外。

 

明月催促着黑暗将黄昏吞噬,自己却施施而行,怜悯世人而将清辉洒下照亮夜晚。人类却不屑于她的施舍,自力更生建立蛛网一般复杂细密的路灯网。绵延千里的黄白灯光和街边店牌上闪烁不停的霓虹灯驱散了无尽的黑暗。

 

小贩被这亮如白昼的环境吸引过来,自发组成夜市,叫卖声与讨价还价声不绝如缕,十字路口喧嚣繁杂。声音越过空气,穿透墙壁,疾驰数里,却始终无法抵达花少北的耳里。外面喧哗热闹,屋内沉闷死寂。窗子俨然一堵厚重的城墙,隔开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随着时间的流失,这堵墙终究被摧毁了。沉默肆意蔓延,浸染了整座城市。街上行人陆续回家,吵闹也跟着商贩的推车离开。夜市散去,留下一地狼藉。

 

手机被他握在手里,灭了又摁亮,屏幕上熄灭的头像发来一条消息,更新的说说依旧是那座陌生的城。承德到济南六百一十多公里,隔着手机似乎能变近少许。

 

暗恋是个分岔口。一条路通向喜悦,把只有一个人的暗恋变成两个人的互相喜欢;另一条路则通向心死,戳破美梦的肥皂泡,留下心上难以痊愈的伤痕给自己舔舐。

 

而那条消息推着花少北向第二条路飞奔,最终跌落悬崖,万劫不复。

 

“我要结婚了,请柬你到了我亲自给你。”


 

>>> 


 

为了生计花少北打过各种各样的工,酒吧调酒师也是其中一份。基酒和辅料按照不同的配方混合在摇酒器中,调制成一杯杯色彩鲜艳的鸡尾酒递给顾客。这份工作让他了解到不同的人生,也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

 

酒吧里多得是放纵自己或失意买醉的人。花少北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情场失意,跑到酒吧来借酒浇愁的女孩子。

 

她把店里所有高度数酒全点了一遍,酩酊大醉后开始诉说自己的故事。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子相爱,但出柜后双方家里都不同意,强硬地拆散了她们,逼着她的恋人相亲然后和异性结婚。她说舆论就那么重要吗,我可以带着她出国啊,到一个谁也不认识她们的地方去过自己的生活啊。她说别人不理解她们就算了,连家长都不认可,她们还要怎么坚持下去啊!她说你知道全世界都不理解你的感受吗?她说就算是让爱人假结婚后她们私奔也很难受啊。泪水模糊了妆容,在酒吧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凄惨极了。

 

花少北默不作声,乖乖充当树洞。他知道这类客人不需要无力的安慰,只需要倾听者来倾听他们内心的烦闷。但是听了女孩的故事后,他停下了擦杯子的手,给她调了一杯解酒饮料。

 

你们还是两情相悦呢,他想,我怕是一个人一头陷进去了,而那个人完全不知道。连考虑这些都轮不上我,不比你惨多了。

 

花少北看着伏在吧台上失声痛哭的女孩,又想,都说借酒浇愁,真的有用吗?

 

诚然黄汤晕开忧愁看起来似乎变淡了些,可当酒精挥发水分散去,被稀释的忧愁仍原原本本的存在,轮廓甚至更大了些。神志清醒后还是要面对现实,不解决问题忧愁就在那困扰你,甩不掉散不开。

 

喝酒还不如喝雪碧,解决问题总比逃避要好,他这样认为。

 

可当事情同样发生在他身上时,他却发现逃避虽然可耻,却还是有点用的。

 

彼时花少北已经辞退调酒师的工作,他和忽悠的年纪也已经不小了,在老一辈看来是时候成家了。自己还好,家长开明,允许自己稍晚些结婚。而虚长自己两岁的忽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天天相亲应酬不断。忽悠还开玩笑似的跟自己说就像皇帝选妃子一样,特牛批。我当时回了什么?好像是得了吧,女王选男宠还差不多。

 

再过不久就收到了忽悠要结婚的消息。花少北看过他们的合照,男才女貌,般配得扎眼。


 

>>> 


 

手机被他折腾到没电,花少北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充电器。没找到充电器,反倒是摸到了一个像烟盒的东西。

 

混过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烟酒这种交际手段花少北多少还是会点。但比起酒,花少北更喜欢烟。酒精迷醉灵魂支配身体,剥夺理智释放天性。烟则不同。都是麻痹大脑的东西,吸烟却能集中精神、提神醒脑。

 

酒使人混沌,烟让人清醒。

 

偶尔压力太大承受不住了,花少北就会抽一两根。他不喜欢流汗,自然不会去特意运动。内敛的性子也不会让他做出暴力发泄的举动。自己没什么朋友,也不愿意打扰别人。这时候吸烟似乎成了最好的选择。一口烟呼出去,那些烦恼疲惫也像是随之消散。

 

吸烟已经成为他的习惯,融进他的生活,成了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忽悠一句我不喜欢烟味还是让他下定决心戒烟。

 

戒断反应并不好受。尼古丁融进血液里替代了些物质,强行剥离会使身体不适应。头晕恶心,四肢无力,提不起精神,那段时间花少北的状态很差。想着忽悠又让花少北觉得自己咬咬牙能挺过去。成功戒掉烟后,花少北也不得不感慨一句爱情真是伟大。

 

对于花少北来说忽悠取代了烟成了他的精神慰藉。戒烟可以想着忽悠,但戒掉忽悠的温柔又该怎么熬?

 

多情帘燕独徘徊,依旧满身花雨、又归来。*

 

*《南柯子》【宋】田为


 

>>> 


 

花少北摸摸烟盒,熟悉的硬质纸壳触感,犹豫片刻还是放下了,转身找到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

 

手机屏幕再次亮起,漫长的开机动画后是一个来自忽悠的未接来电。花少北怕他有急事,连忙想再打过去。指尖悬在绿色按钮上面好久才按下去。电话拨过去了,花少北屏息凝神。

 

“……电话已关机。Sorry,you”花少北垂眼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静音,翻身上床。

 

不早了,该睡觉了,明天还要动身参加忽悠的婚礼呢。

 

以最好的朋友的身份。

 

暗恋本身就是一场博弈。以自身优点长处为棋子,去攻占对方的心,胜者抱着心仪者的爱凯旋。

 

只是花少北的这局棋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




 

END


 

歪?别的小朋友都已经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仿佛触手可及】


 

>>> 


 

四载时光,一年相识相知至心动,半年迷茫疑惑不可知,剩下皆是为拥有你做准备。

 

暗恋是件危险的事,只凭一时悸动就将自己的情绪交由别人操控。因他人而喜,因他人而愁。个中辛酸甜蜜仅自己知晓。如同在刀锋上跳舞,品尝着小心翼翼的滋味。独自忍耐由脚掌至心的疼痛,却将舞蹈的美捧到心仪者面前,献给他,任由其评价。

 

忽悠不会跳舞,但他懂得暗恋的滋味。喜欢了,醒悟了,总归要尝试的,他可不想留遗憾。他知道同性之爱有多艰难,如果对象是花少北,在一起也未尝不可。肆意潇洒地下决定,一如当年因为热爱游戏辞绝那份高薪稳定的工作。

 

从历代追求者的经验来看,温水煮青蛙无疑是成功率最高的。忽悠架好锅,倒上水,添加柴薪,只等花少北跳入其中。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忽悠差不多可以掌握花少北的心理,根据他的想法和心情来调整诱捕计划。

 

只是水还没烧热,锅便被砸得摇摇欲坠。忽悠的父母看不得他这个年纪还不谈恋爱,他们认为忽悠应该找个可以照顾他的温柔贤淑的女朋友。于是他们留心,将他们看好的未嫁女孩介绍给忽悠,希望忽悠可以从中择一度过余生。

 

忽悠不堪其扰,干脆与父母出柜,摊牌他已经有意中人了,只是这人和他一样是男的。父母大为震惊,他们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男人就应该与女人在一起,阴阳调和是为王道。父亲怒不可遏,气的脸红脖子粗,大骂忽悠不孝。母亲缓过来后哀哭,说这都是什么事啊!为什么让我家摊上这种事。

 

他们坚信忽悠不喜欢女生是他还没遇到那个对的人。只要一见,忽悠立刻会变回原来的性向。安排的相亲比原来多了几倍。忽悠违抗不过就只好消极应对,面对前来相亲的女孩施展他伶俐的口舌,来一个气一个,来两个气一双。我原来可不是这么柳下惠,花少北你可要负全责,忽悠看着又一个漂亮女生被气得快速离开想。

 

原来忽悠可没有这么自毁形象,他给自己构造了一个明明有爱人却被家里无情拆散但是没关系我会一直等到家里同意我们的痴情人设。结果不仅没让相亲对象离开,反而死心塌地,想要占有这份痴情。忽悠目瞪口呆,赶紧说自己是gay,生怕耽误人家。自那以后,忽悠就直接毒舌把相亲对象气出咖啡厅。

 

他一气不只气走了女孩们,也气坏了他父母。在父母数落他时,他就插着耳机看他和花少北的直播录屏。看着一排排刷过去的悠花弹幕,他想你说那么多粉丝都看出来我对你的感情了,你怎么就那么迟钝呢。这样相亲下去不是办法,要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又是一个父母看好的人。忽悠和女子静坐无言,只等着双方父母离开故伎重施。没想到女子在长辈离开后抢先开口,我是蕾丝边,我已经有爱人了,你不可能掰直我,我想我们之间不需要谈什么了吧。忽悠看她一眼,开口,巧了,我是gay,我也有喜欢的人。

 

女子讶然,刚想说些什么,看向店门口的眼睛一亮,道声抱歉就起身。忽悠看过去,女子将另一个漂亮女孩领进来。想必这就是她口中的爱人,恩恩爱爱地伤透单身狗的心。

 

说开了后事情就很好办了,两人商量好互相作为对方的相亲挡箭牌。女子得知忽悠尚且没有追到人后无情地嘲笑了他,并承诺只要忽悠保护好这个约定,她就帮他追花少北。忽悠摆摆手说,不用,我的人我自己追。

 

他们的演技太好,双方父母都开始商量婚事了。忽悠一脸复杂地看着面前两个兴致勃勃讨论怎么逃婚的女人。其中之一还问他要不要和花少北也私奔。忽悠说不可能的,花少北处事那么谨慎小心不可能陪自己做出这种事。喝口咖啡后忽悠皱起眉头,无论喝多少次他都对咖啡喜欢不起来,比起咖啡他更喜欢雪碧。

 

虽然口头拒绝了,忽悠内心还是很心动的。他给花少北发了那条信息。忽悠想,只要花少北来,只要他来,我就带他走。

 

但等自己冷静下来后,忽悠突然感觉这样做有点不妥。消息已经发出去了,撤回的时间也已经过了,忽悠怕花少北误会什么赶紧打电话,听到的却是关机的提示音。忽悠的心沉了下去。


 

>>> 


 

一夜即逝。

 

忽悠身着正装站在门口,心里七上八下的。要是青蛙没煮好,一切可都前功尽弃了。

 

好在青蛙自己找过来了。看到远处蓝色的人影不断靠近,忽悠见四周没人,不顾后面炸锅般突然出现的喧哗声,径直向那个方向跑过去。




 

END


 

歪?你乖乖站在原地,我这就来接你。


 

==

Free talk:

那一天,调子终于回想起把写了一半的文错发成作业的绝望,和被老师催更的惊恐。

老师催更,最为致命。惹不起惹不起。我吃柠檬。

感觉后面写崩了,这文还是BE的更好吧。

我都把BE改HE了,甚至改成喜剧了,集训时被没收的kindle还我呗qwq。 @Leonor 

评论(21)
热度(51)
  1. LeonorSilver纯银调️💌 转载了此文字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