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请安静地——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看完不许打我!!!!





>>> 




冬日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阳台上,暖融融的,烘得人发困。花少北惬意地躺在摇椅上,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牛奶小口小口喝着。藤制家具散发出特有的味道,衬得情调古朴厚重又不失清新。腿稍微用力蹬地,藤摇椅便摇晃起来,花少北颇有童心地听着它吱呦吱呦的响。



猫也被牛奶的香味吸引来,甩甩尾巴就跳上花少北的膝盖,抻长了身子去碰杯子。雪白的小爪探进杯子里沾点牛奶就缩了回来,它嗅了嗅再舔一下就不感兴趣了,揣着爪子就在花少北的腿上躺了下来,瘫成一团猫饼。花少北笑着揉揉它乌黑的头,转手把牛奶杯放在桌子上。猫懒洋洋的喵了一声,抖了抖耳朵。



60S



猫是普通的中华田园猫,因其背部毛色为黑色,腹部及四肢毛色为白色,又有乌云盖雪的美称。买这只猫时,花少北任由导购在一旁吹嘘这猫性格有多么多么温顺、进家门的寓意如何如何好。他没想那么多,只是看对眼了。我想买猫时你就在,我刚进店你就对我卖个萌,我伸手你就很亲近地蹭过来,然后我就下定决心买你回家。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家里猫窝猫爬架一应俱全,花少北把两个月大的小猫放在地上让它熟悉新的环境。出于习惯,花少北仍唤它泰迪。不过严谨地说,这只猫应该是泰迪二号了。在此之前花少北和忽悠曾养过一只英短。因为某人的恶趣味,英短被取名为泰迪。在忽悠逝世后,那只英短也不知所踪。



爱人长眠,领养的女儿也已经长大嫁人,原来的猫也离开了。花少北孑然一人,终日无所事事,倒不如再养只猫打发时间,聊以慰藉。



一晃眼,这只猫也陪伴自己近三年了,不知道它还能陪自己多久。花少北看着它一起一伏的肚子,忍不住戳了戳它肉呼呼的身体。猫用尾巴拍拍那只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换个姿势接着打盹。没准还是我陪不了它呢,花少北想。



缕缕阳光融在他银色的发梢,他已经不再年轻了。



50S



下午女儿好像要带着外孙来看他。小家伙作起来不亚于当年的侄子,那可真是鸡飞狗跳、猫见猫跑。忽悠生前还能想办法制住他,去世后外孙倒成了不可一世的小霸王。



人老了,也爱回忆了。不知是时间的沉淀许以回忆美好,还是回忆因时间的洗刷愈加值得怀念。



看着外孙与养女相似的脸,花少北又想起了当初领养女儿的那天。养小孩不像养宠物,可以送人,决定养孩子了就必须负责到底。两人商量好去福利院领养一个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小女孩。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对福利院院长说明想要收养孩子的心愿后,旁边渴望被收养的孩子一哄而上将他们团团围住,一双双看向他们的眼睛里写满了我很听话的快选我!说来也好笑,两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被一群小孩弄得手足无措。



忽悠最先反应过来,开始逗孩子。院长边道歉边劝孩子到一边玩。花少北呼出一口气,看到了角落里的小女孩。红色的长发梳到脑后绑成马尾,身着简洁干净的白色连衣裙,双手不安地握在一起,一直盯着地面。突然女孩抬头看向这边,两双相似的蓝眼睛对视片刻。女孩像是想说点什么,张开嘴动了动,最终还是抿紧了嘴移开视线,什么都没说。小小的身影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简直像极了小时候的我。



花少北破开孩子们的包围圈,半蹲在小女孩面前,和她平视。“你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可以吗?”小女孩攥紧了裙角,下定决心说出声,“我……我希望你们能领养我!我很乖的,我还会洗衣服,做饭也可以的!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声音渐渐变小,最后还带上了哭腔。



花少北把小声哭泣的女孩搂进怀里,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几句。忽悠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边,看着这一幕,惊讶开口,“花少北你居然惹哭女孩子,哇你这人极没素质!”花少北示意他快过来哄哄。忽悠耸耸肩,笑着对女孩说,“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抱着你那个你叫妈妈,来,叫一声爸爸。”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细如蚊呐的爸爸。忽悠怔了一下,转头对花少北说,“孩子他妈,快点把我们女儿哄好。”花少北赶他去填表。



回家时,他们一人牵着女孩的一只手,气氛温馨。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至此,已过去了三十年。



40S



花少北用手碰了下桌上的牛奶。热气早就消散在冬日的无情中,入手寒凉。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养成了喝牛奶的习惯,也许是忽悠心疼自己晚上睡不踏实上网查的偏方,也许是自己去医院体检查出营养不良被忽悠逼着一天喝一杯牛奶。



网上说21天养成一个习惯,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几个21天的牛奶。现在睡前不喝一杯牛奶肯定是睡不好了。花少北看着杯子发呆。



你不在我身边,但我的生活里处处有你存在的痕迹。



30S



人的思维是发散的。



花少北从一杯牛奶联想到了忽悠。



人的思维又是连续的。



花少北想到了忽悠曾经开玩笑说过的以后要挂也是你先挂,我来处理后事。花少北笑着答话,你当是接电话呢,说挂就挂。死亡是太过沉重的话题,我只当做一时戏言,便也跟着胡扯。直到现在你离开我这么长时间,我才明白你的随口一提包含了多少爱意与关切。



先走的人纵然舍不得,与世长辞后一碗孟婆汤饮下肚,洗去前尘,再入轮回。留下的人忍受撕心裂肺的痛和思念,含泪处理好后事,慢慢去习惯另一人不在的生活。



所以忽悠希望花少北先潇潇洒洒地离去,寂寞和痛苦由自己承担。



然而事与愿违,上天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年轻时总熬夜落下的病根在以后都会找回来,忽悠因此重病,反倒是先走一步,弥留之际仍握着花少北的手说我会等你的。花少北哽咽,答道我会去找你的。



他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吵过闹过,哭过笑过,相濡以沫至今。



20S



猫突然惊醒,八斤多的体重踩着花少北已经发麻的腿走来走去,最终盯着一个方向不动了。据说猫狗都能看到人类看不到的东西,花少北头皮发麻。他小心翼翼地看过去,那里是一片阴影。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



花少北揉揉眼睛。



虚影凝成实体,露出大概轮廓,像是哈利波特中带着帽子的摄魂怪,又像是神话故事中的死神。花少北不想被夺走快乐的回忆,那就把这家伙定义为死神吧。



太中二了,早知道就不和忽悠看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电影了,花少北在心里默默想。



10S



【死神】拉下黑色的兜帽,露出鲜红的头发,笑盈盈地向花少北伸出手。



“我来接你了。”



0S



丧钟被守墓人敲响。被惊扰的白鸽成群的在天空盘旋,一圈又一圈,最后疲惫不堪地降落在广场,等待游人喂食。死神牵着灵魂的手翩翩起舞,共同奔赴未知的前方。



死亡不过是一场再不醒来的沉睡,我愿意与你永世共眠。



晚安,我亲爱的。





END


==


Free talk:

hi~这里调子√

这篇是给醒目目的点文,死前60S梗。我已经很尽力的写虐了,相信我!

不如摸鱼,复习不如摸鱼。

题目请自由填空。以及悠花女儿其实是我x

有错别字和bug记得指出~



 @烤肠抄手叉烧包 点文收好!

评论(8)
热度(53)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