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长期躺在悠花坑,目前绝赞杰佣中。
cp@掉盐鸨

【悠花】书写爱情 01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日更(1/3)






>>> 




       花少北敲下完结二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上传的进度条一点一点走到末端,只要再刷新一下就可以看到新发布的文章。这是他写完的第三个大长篇,无数心血凝结在这一百多万字中。好在他握紧了发刀片的手,给故事一个圆满的结局。



       他不是职业作家,发布文章的地方也只是一个由粉丝建的小论坛。再具体点描述的话,是以他自己为主角之一的悠花同人论坛。自己写自己的同人,还是腐向的,像我这样的up主你能找到第二个么。花少北托腮刷新网页。



       评论里一水的恭喜完结和表白太太,偶尔夹杂着几个剧情向的长评。滚轮向下转了转,他看到一条【北歌太太这篇出不出本呀?】的评论。



       北歌,这个充满了小清新风格的ID是花少北混论坛的账号。他不是不想注册一个帅气的名字,奈何论坛里的腐男腐女们太过强悍。花少北和忽悠的老公、老婆、男朋友、女朋友这种号早就被抢空了,两人的毛巾、杯子、牙刷、内裤也被别人占了,就连花少北的狗蛋都有人注册,别问他怎么知道的。花少北和吴织亚切大忽悠这两个神级ID更是被给予与坛主相同的权限,供到置顶帖里,等着正主来临幸。可是正在注册的这位正主还真不敢用这ID。



       不管输入什么名字都显示此账号已有人注册的憋屈感让他一气之下按了随机账号分配。随机账号分配,又称测脸系统。系统分到哪个账号就只能用哪个账号,不可更改。就算分到爱我你怕了吗、眼泪你忘了吗这种账号也得乖乖用,要想换号只能重新注册。在游戏里一直非成酋长的花少北这次成功偷渡到欧洲,得到了现在的这个文艺少女系账号。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北歌就北歌吧,好歹读起来是北哥,还是很霸气的。从此他顶着这个账号定居论坛,一用就是两年。



       一开始花少北和其他的新人一样饥不择食,是文就看,是图就赞。偶尔吐槽一下这篇太OOC,那篇里自己过于娇弱没眼看,更多的还是佩服文手们的脑洞,从他曾经说过的一个细节联想到另一个人,再写成一篇篇或荡气回肠或平淡温馨的文章;赞誉画手们的图力,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还可以做出这种姿势,他对着一张R18图啧啧称奇。对着图花少北尝试摆了摆造型,差点把腰给扭了。



       混圈时间久了,他也能轻松分辨出哪些是圈内大神,哪些是修炼中的萌新。该关注的关注了,该收藏的也都收藏了。质量高的文看得多,胃口也渐渐变得难以满足,但优质粮毕竟是少数。花少北把一些经典之作读了又读、看了又看,翻到几乎背下全文,都快相信自己真的和忽悠有一腿了,还是没有找到质量相当的产出。忍受了一段时间文荒缺粮的痛苦,花少北萌生了自己产粮的想法。



       想来容易实际操作却有点难。花少北看着他折腾了一天的产物,一个三千字的短篇。文笔还行,起承转合过渡地有点生硬,勉强过了心里的及格线。胜在他是主角之一,另一位主角他也熟,不会出现角色性格偏差。他不熟练地上传文章,心情倒是和当初发第一个视频有些类似,忐忑不安,期待赞许又在意指责,弄得自己紧张兮兮的。评论里反响不错,论坛里的悠花粉丝的留言都很暖心。很多鼓励和溢美之词,存在批评也都是理性的纠正,没有无端攻击。这种写作环境简直是创作者的理想乡。



       花少北作为文手,一边感叹写文不易,一边吸取经验和建议,缓慢坚定地成长着。他也曾查过如何提高写作水平。那些名家的方法叙述虽不同,但其精华却是如出一辙。无非是叫你多读多写罢了,最多加上一句认真体会和感悟发生在身边的事。而花少北就在这多读多写之中形成了自己的文风,他的文章质量也飞速上升。在这个短篇主要玩梗、长篇依靠文笔的同人圈挤出一席之地,跻身一流大神的行列。日积月累,发表的字数累计超过千万时,花少北收到了被坛主关注的通知。惊讶、不可置信、喜悦、欣慰等等诸多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迷之成就感。花少北心里酸酸涨涨的,他打开文档继续写未完成的文章。




>>> 




       其实支撑花少北写文的动力不只有论坛里粉丝们的鼓励和期待,还有他自己的一点不可告人的心思。他喜欢文中的另一个主角,很喜欢很喜欢。最开始花少北对忽悠只是好奇,好奇这个打破了自己的保护罩、成为了自己友人的人。好奇他怎么和粉丝相处,好奇他的性格,好奇他做视频玩的游戏、用的音乐,好奇他的一切。因为好奇,所以关注。花少北用大号关注了忽悠的QQ、微博、B站,用小号加了忽悠的兴趣圈、粉丝群、贴吧等等能够了解这个人的所有方式。他口上嫌弃自己像个痴汉似的,身体却又诚实地搜集着忽悠的信息。忽悠就这样一点点的融进花少北的世界,成了他无法割舍的习惯。等到花少北意识到自己遇事先考虑忽悠会怎么做时,他知道,他完了。



       现如今虽然同性结婚法案已经通过,但世人的观念还未调整过来,支持阴阳调和排斥同性相爱的人不在少数。花少北不能因为一己私欲而将忽悠拉入这个遭人轻蔑的火炕之中,那样对忽悠太不公平。更何况他不知道忽悠的性向,也不清楚忽悠是否有喜欢的人。他不愿接受和忽悠变成陌路人的结局。



       花少北自认不善沟通,这种事也不适合与别人说,于是写作成为他宣泄情绪的最佳方法。把自己的爱意埋在字里行间,篇篇文章都是写给忽悠的情书。手指在键盘上跳跃,情绪在内心里嘶吼,他享受这个释放自我的过程。将自己深藏的感情挖出来剖开,晒到太阳下给众人看,换一种方式昭告天下老子就是喜欢他!那种畅快的感觉难以言喻。他沉醉于自己构筑的假想世界中。但忽悠打来的电话却戳破了这个虚假的美梦。



       凌晨五点,花少北突然惊醒。抹掉额头的冷汗,翻了个身接着睡。过了一会儿他睁开双眼,睡不着了。坐起身来,揉揉后脑的头发,伸手拿手机看看时间。那人像是心有灵犀,同时打了过来。花少北看着屏幕上的人名,叹了口气,将电话接通。



    “喂?忽悠?”



    “你起得这么早的吗?来,向窗外看,看到什么了?”



       花少北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天刚蒙蒙亮,淡蓝色为底,橘红色慢慢从天边晕染,偶尔浮过几片浅灰色的云。他深呼吸一口,微凉的空气顺着鼻腔进入肺中,缓缓呼出时带上了一点暖意。四下环视,小区里的路灯尚未熄灭,略显暗淡的灯光照着这个恬静的清晨。



    “什么都没有啊。“



    “爱妃,这是朕给你打下的大好江山!“



    “耍我啊你!这么老的梗你还拿出来,你……“



       他看着那人从树干后绕出来,向他挥手。红发醒目张扬。



    “别傻站着了,下来接我啊!“



       花少北爆句粗口,扔下手机抓着钥匙就冲下楼,嘴上还抱怨着这人是不是板蓝根上瘾了,心里却觉得这场景诡异的熟悉。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的心情变得特别好。



    “你吃饭了么?“花少北把刚倒的两杯水放茶几上,转身去卫生间洗漱。



       忽悠虽是第一次来花少北家,可他一点也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四处转转,把每个屋看遍之后,他拿起水一饮而尽,随即走到卫生间,倚在门框上看花少北洗漱。“没呢,我可是刚下火车。你不请我吃顿好的吗,北哥?“



       听到那两个字,花少北正在把毛巾挂架子上的手一滞。感觉气氛不对,他立刻开口,“那正好,附近有一个特好吃的早餐店,我请你。“



    “刚才很眼熟吧。“忽悠的声音染上笑意,”《至性》的第五十二章。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北歌太太?“



       花少北也笑了起来,“你怎么发现的?我以为我藏得挺好的,论坛里的人都没认出来。”



    “除了又帅又聪明的我,谁还能猜出来知名UP主花少北竟然会写自己的同人文啊,”忽悠走近花少北,“我的卧室除了我爸妈和你没让别人进过,北歌太太却写对了我在空调下面挂了宇佐美瑞希的挂画。加上《蝉声曳柳》里的那段话我只对你一人说过……”剩下的话消失在两人的唇齿之中。



       他把它变成了现实。






TBC。



==

Free talk: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W悠花糖超级多啊!!!!悠花永不毕业!!!!!

看了少北的小学生日记,文里的全当私设吧!

\忽悠/\忽悠/\忽悠/\忽悠/\忽悠/

\少北/\少北/\少北/\少北/\少北/

\悠花/\悠花/\悠花/\悠花/\悠花/

我死了,躺倒(。


(2)

评论(10)
热度(64)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