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悠花】醉酒误事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自豹自弃

 


>>> 



       忽悠架着花少北往自己的车走去,他们刚参加了一次小型聚会。两人的好友用各种理由给他们劝酒,忽悠借口还要开车不能喝酒逃过一劫。无视了花少北求救的眼神,忽悠美滋滋的填饱肚子,徒留花少北一人被灌到懵逼。


       忽悠打开右侧车门,小心翼翼地把花少北放在副驾驶,自己绕到驾驶座。一打开另一侧车门就看到了花少北标准的乖巧坐姿,他也不眨眼,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忽悠看着他的傻样不由得笑了几声。笑声吸引了花少北的注意力,他把头转过来看着忽悠坐进车里。眼波潋滟,眼角在酒精的作用下也带上了一点绯红,看上去就像是被狠狠欺负过一样。忽悠感觉有点口干舌燥,他舔了舔下唇,欺身压向花少北。二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鼻息交融,周围的空气逐渐升温。


       花少北突然对着忽悠打了个酒嗝,那点旖旎的气氛顿时消失无踪。忽悠哭笑不得的在他的脸上咬了一口,给他和自己系好安全带,然后点火发动汽车,向家驶去。花少北顶着个牙印眨了眨眼,特别无辜。


       以前他们喝酒时,花少北总说我喝醉了的样子连我自己都怕,怎么忽悠都不肯多喝,所以这其实是忽悠第一次看到花少北醉酒的样子。要是花少北醉后一直处于这种说什么做什么的听话状态,倒是可以多开发点不同的情趣play,以后在家里也存些啤酒吧,总能用得上,忽悠地在心里噼里啪啦打着小算盘。



       车子平稳的行驶了十几分钟,花少北开口说了醉后的第一句话,“忽悠呢?”边说边比划,“我这么小的忽悠呢?”


       忽悠疑惑的嗯了一声,趁着红灯看向花少北,这人是喝多了就失忆的类型么?他沉默的看着花少北正在不停比划的双手间的微妙距离。事关男人的尊严,忽悠牵着花少北的手带到了自己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上,“你这么大的忽悠哥哥在这呢。”


       花少北安静了一会儿,看着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汽车重新移动时,花少北突然上手一捏,随即迅速收回手。力道虽不大,但这出人意料的举动确确实实吓了忽悠一跳。他狠踩一脚刹车,车子在马路上小小的漂移了一下,车尾顺时针甩出了二十多度。忽悠立刻手忙脚乱调整车的方向。好在半夜马路上没有多少车,有足够的地方用来调整。忽悠把车停到了路边,打开双闪,怒视花少北。


     “卧槽花少北你是想废了我吗!你突然就……你怎么哭了?”这也是忽悠第一次在床下看到花少北掉眼泪,心情立刻从卧槽你干嘛的气愤转变到我错过了什么的疑惑。



       花少北不说话,无声哭泣升级到小声啜泣。


       忽悠立马放软了语气,“宝贝这不是我凶你,我们得讲讲道理是不是,你这突然来一下我又没有防备……不,都是我的错好不好,别哭了啊……”


       花少北带着哭腔,“你是谁?我的忽悠呢?我要忽悠!”



     “……”忽悠又无奈又心疼还有点委屈,“我就是忽悠啊!少北你好好看看,我真的是!”



       花少北抹掉眼泪,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还是很坚定,“不你不是!忽悠没你这么帅!他比你不要脸多了!”说完继续哭。



       忽悠:等等花少北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形象???



       过了一会儿,花少北小心翼翼地问,“你真不是绑架我的?”



       这什么神展开?


     “我干嘛绑架你?”忽悠满头问号。



     “用来催忽悠更视频?”花少北抽了抽鼻子,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又在后面补了一句,“……难道你贪、贪图我的美色?”



       忽悠……忽悠不想说话。



       此刻花少北的情绪已经平复的差不多,他也不掉眼泪了,就是说话还带点哭腔,“我跟你讲我b站有四十八万粉丝,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五十万,再四舍五入就是一百万,一人一拳你就死了,还不赶快放了我!”



     “……这话是我说的好不好。”忽悠仔细想了下,没毛病老铁。花少北的粉丝是真的男友女友粉,花少北一声令下,别说一人一拳,一人十拳都不在话下。自己的粉丝呢,不浑水摸鱼跟着打就不错了。


     “所以我的忽悠呢?”



……



       怎么证明自己是自己,这是一个哲学性问题。怎么在一个醉了的人面前证明自己是自己,能答出这题的都可以去拯救世界了。饶是忽悠觉得自己能言善辩,这时也是哑口无言。他还想说点什么证明自己,就听到有人敲车玻璃。



       是交警。



       忽悠乖乖降下车窗,等着检查。



     “同志这里禁止停车,请尽快开走,再做一下酒精检测,麻烦配合一下。”交警跨在摩托上,手里拿个小本本写着什么,抬头的时候声音明显激动了许多,“卧槽大忽悠!”他向车里看了一眼,声音高了八度,“卧槽花少北!”



       得,少北粉。



       忽悠向测酒驾仪器里吹气,数值显示没问题。交警收好仪器,随口问了句,“花老师这是喝多了?”


     “嗯,”忽悠点点头,“小伙子能帮我个忙么?”



     “你说你说,要是能帮上我一定帮,”交警有点不好意思,“那个,可以合照签名吗?”



     “合照就免了吧,都醉成这样了,签名没问题,”忽悠指了指里面的害怕花少北限定版,“帮我和他说一声我真的是吴织亚切大忽悠,还有我没绑架他。”


       交警从小本本上撕下来一页纸,连同笔一起递给忽悠。然后他和花少北对视,一本正经道,“我作证,他真的是吴织亚切大忽悠,老拖更还爱臭美的那个,他不可能绑架你。”



       忽悠差点没把那张纸撕了。可以的,这不只是少北粉,这还是双担粉。他在花少北眼前晃了晃纸笔,“这位是你的粉丝,签名签不签?”


     “签!”花少北接过纸笔,边写边说,“我相信警察叔叔,警察叔叔是不会骗我的。”



       车子继续在夜晚飞驰,黑色的车身拉成一条长线,路灯也被一盏一盏的抛在后面。聚会的地点距家也就三十分钟的车程,硬是被拖成了一个小时。忽悠生怕花少北再弄出什么幺蛾子,一直保持最高限速,希望快些到家。一路上花少北没有再说话,一直低着头想些什么,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总算是平安到达小区了,忽悠叹了口气,停车熄火,还没拔车钥匙就听到花少北问他,“我刚才遇到粉丝了?”忽悠不以为意,随口应了一句是。花少北却乐了,“我有粉丝了,真好。有人肯真心陪着我了,哈哈,真好。他们这么喜欢我,我必须得做点什么对得起他们的喜欢。”忽悠就听见咔咔两声,目瞪口呆的看着花少北破除了车的桎梏,向着小区绿化带就冲了过去。



     “喂!你干嘛去啊!!!”忽悠赶紧跟了上去,连车门都没关。



       远处飘来一个声音,“做视频!”



       忽悠是在一棵梧桐树下找到花少北的,花少北正牢牢抱着树。他喘着粗气走近花少北,听到花少北在嘟囔,“这颗树是我的好朋友,就特别特别棒。我不会伤害你的,我要保护它,它就是……”这句话还没说完,花少北就松开手,弯下腰吐了他好朋友一身。忽悠把面巾纸塞到他手里,回车里取了瓶矿泉水,顺便关好车门锁上车。


       再回去时花少北换了一棵树抱着,忽悠几乎能猜到花少北当时怎么想的,不外乎是这棵树不好,我要那棵树做我好朋友之类的。这回抱的更死,忽悠怎么拽都拽不下来,还得听花少北嚎,“花本来就是长在树上的,树上有花少北也是很正常的吧!”


     “正常个瓜皮啊,你给我下来漱漱口。”忽悠拧开矿泉水瓶盖,把瓶口送到花少北嘴边,“花也需要浇水,过来漱口。”


       千哄万哄总算把花少北给带回家了,忽悠表示以后要是有谁想灌醉花少北,我就一刀砍死这个狗贼!说实话,花少北泼水的功力一点也不比他侄子弱,感受到这一点的落汤忽悠任劳任怨地给花少北洗白白。但是单纯的泼水已经满足不了花少北的童心了,花少北清了清嗓子,花杰伦的演唱会正式开始!



       被各种儿歌老歌鬼畜剧毒甚至辣妹儿法克儿洗脑的忽悠:要不是我喜欢你你现在就已经死在水里了。


      




       今夜注定是被酒精迷醉和操控的夜晚。

                          

 










END

===

Free talk:

hi~这里调子。以上你看到的大部分都是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不包括彩蛋)。生无可恋.jpg不管是交警证明不是绑架还是深夜俩少女上演激情狂飙都是真事。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和你特别好的闺蜜喝醉了一定不要管她,更不要订宾馆照顾她,就让她死在包间里吧。

现在是凌晨三点多,码这篇文的时候我特别想把睡在我隔壁床的这沙比拎起来揍一顿再连人带被子扔大马路上。

气成河豚。

不睡了,杀鸡去。明天等她起来和她打一架。

评论(11)
热度(146)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