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纯银调️💌

行文随心。
甜党。ky拉黑。
灵异相关爱好者。


感谢你曾来过♡



圈名调子,永远喜欢花少北。
把我家cp藏起来,不告诉你。

【悠花】心有所属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时间线私设,ooc,按人设写

*加了悠花群,开心,顺便群宣549788853






>>>




        听说忽悠有喜欢的人。



        屏幕上的对话框突然蹦出这行字。花少北愣住了。他盯着这句话看了很久,头嗡嗡地响。灵魂像是被撕扯着脱离身体,浮在空中,呆呆地看着身体自己动起来回复朋友。啊,是吗,我都不知道。直到朋友发来一起玩游戏的邀请,花少北的意识才归位。他动了动手指,婉拒了朋友的好意。


        这个有着巨大冲击性的消息来的很突然。花少北没了做视频和直播的心思,索性给录屏组的姑娘们发了条“今天突然有事,不能直播了”,让她们转告各个直播通知群。不顾姑娘们的哀嚎,他退出QQ,将电脑关机。狠狠向后仰去,上半身砸进椅背里,他抬头望着天花板出神。想着今晚吃什么,想着朋友发来的消息,想着未完成的视频,想着忽悠有喜欢的人,想着忽悠,想着忽悠,想着忽……靠!怎么总想他!



        花少北揉揉叫了好几声的肚子,在心里默默补一句,还不是因为你喜欢他。随后认命般下楼翻找食物。



        

        运气不好,喝凉水都塞牙。花少北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抱着家里仅剩的一大瓶果粒橙开始翻外卖单。用手机订完外卖后极其顺手地点开了火猫的APP,花少北看了看自己的手两秒,叹了口气,还是听从自己的内心进入了忽悠的直播间。开屏就被哈哈哈和2333糊了满脸,花少北一脸懵逼。手机里传出忽悠略带郁闷的声音,“我靠那个角度是怎么打到我的?不科学啊!不玩了不玩了,生气。我要做点什么转换下心情。嗯……这个点花少北应该开直播了,走我们直播调戏花少北~”


        感情我是你用来转换心情的啊,花少北冷漠地拧开瓶盖。



        “嗯?没开?偷懒啊这个花少北。哎你们看看,像我这样勤劳的良心up主已经不多了,还不赶快礼物刷一波!”



        不要脸。花少北用小号送了两个招财猫。



        “谢谢各位老铁的礼物,还有大佬送的两个招财猫。我看看大佬的ID,谢谢这位……吴织亚切大拖更?什么鬼!?限你一分钟快点改名,不然开除你的粉籍啊!……唱歌?唱什么歌!不唱!我再开一局,这局完事我就休息了……”



        手机外壳有点烫手,花少北干脆摁灭了手机,扔在旁边的沙发上降温。尽管刚刚听了忽悠的声音,花少北还是不可抑制地想他。思念不断聚集,在没开灯的房间里发酵,最终泛滥成灾。肚子已经不叫了,取而代之的是从胃部传来的微微刺痛感。花少北举起果粒橙大口吞咽着灌了起来,很有一醉方休的架势,仿佛这样就可以冲淡对他的思念。



        我的暗恋应该是首歌,花少北想。你的笑容会使它音调升高、节奏加快;同样,它也会因你对他人的亲密举动而发出酸涩低鸣。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你对我做的每一个表情,甚至你在我面前无意识的一个动作都会奏响这首深藏在心底的歌。



        他有喜欢的人又怎样?也许是你呢?不试试怎么知道。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对他说。



        不,没可能的。花少北立刻否决,理智得有些残忍。他是直的,他喜欢妹子。你知道的花少北,他的性格就是那样子,自来熟,对所有人都很亲昵。很聪明,也很敏感。所以你要调整好自己,像平时一样,不能让他察觉到你的心意,否则连朋友都没法当。



        小小的声音沉默了。



        门铃突然响起,急促单调的旋律打破了屋内的沉寂。花少北甩甩头,嫌弃一下刚才矫情的自己,然后起身开门取外卖。开门的一瞬间,他想着要不吃完饭去趟超市吧,饿晕在家中肯定会被笑一年的。




>>>



        忽悠最近很烦躁,非常烦躁。



        暗恋的人突然撩不动了,而且还隐隐有躲他的迹象。一直稳定增长的好感条突然被打断,还不知道原因,这让忽悠很不爽。他快速回想了一遍自己最近的举动,没有丝毫不妥。温水煮花少北的计划也有在好好执行。到底是在哪里出现问题?忽悠顿时产生了把花少北拽过来问清楚的冲动。但是不行,这么做只会前功尽弃,让快到嘴边的花少北溜走。他必须忍耐。



        难道是发现了我对他的感情?不,不太可能。忽悠摘下眼镜,捏捏鼻梁。花少北很可能是无感甚至是讨厌同性恋的。每当我说一些gay gay的话,他都会沉默一会,然后挑开话题。再加上少刷cp的言论。要是被他知道了的话,会断交,一定会断交!但现实是他躲我,没有绝交的倾向。显然问题不在我身上,那就是花少北的问题了。等等,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难道是给我添了抹原谅色?人群当中为什么忽悠是绿的啊。不对,还没追到手呢!醒醒!



        忽悠拍拍脸,继续分析。



        换个角度想想。套路不吃,叫他一起玩游戏也不来,明明就和六道KB还有奈奈玩得挺好。宁愿和粉丝玩也不来找我,这不就是只躲我嘛,想想就贼生气。



        嗯?



        只躲【我】?



        “真的假的,我没猜错吧。”忽悠低声呢喃,“错了可就尴尬了。”




        我在人间游山玩水,自由自在,逍遥洒脱。高山大泽阻不了我,丛林雪原亦困不住我。然而就在遇见你的那一刻,我不小心踏入以爱情为名的沼泽,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也不愿自拔。心甘情愿地窒息于其中。我的心告诉我:对了,就是你!它牵动我的大脑,影响我的感官,在看见你的每分每秒都在叫嚣着它属于你。



        这段文字是一个粉丝在私信里发给他的,忽悠很喜欢。大概是产生了共鸣,他想,我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不还是栽在了花少北身上。我的那片沼泽一定藏着一只花少北,引诱我奋不顾身地往下跳。


        凌晨两点,手机铃声欢快地奏响,而在梦中正把花少北这样那样的忽悠只想揍人。



        “卧槽谁啊,大半夜的,靠这踏马才两点!”忽悠痛苦地起身拿手机,“花少北!?”瞬间清醒。



        “花少北你知不知道睡眠少会猝死啊?”忽悠躺回床上,打了个哈欠,“找我什么事情?”


       

        长达十余秒的寂静。



        忽悠忍不住看一眼屏幕,确认还在通话中。“少北?北北?你不说话我就挂了啊。”



        几秒后对面终于有了动静。“忽悠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声音不似平日的清朗,有点大舌头,吐字含糊不清。


        卧槽这是道送命题啊!这叫我怎么回答?说有和没有都不行啊!忽悠还是艰难地答声有。



        对面笑笑,说了句,“真巧,我也有。你猜猜是谁?”忽悠瞬间攥紧手机,面色阴晴不定,脑海中飞速闪过和花少北交情好的人。花少北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自顾自的低声说一句话,证实了忽悠之前的猜想。



        “我喜欢你忽悠。”


        电话被挂断,再打过去就只有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机械女音。



        忽悠躺在床上,睡意全无,甚至还想出去跑两圈。你要冷静,吴织亚切大忽悠,冷静。他对自己说。你需要确认一下这是不是真的,也许是大冒险呢?不要冲动,不要让之前的努力白费。你现在得睡觉,保持帅脸泡花少北,睡眠少可是会猝死的。


        可是谁特么的凌晨两点玩大冒险啊!我自己都不信。猝死就猝死吧,花少北要是真的喜欢我,死了也值了。


        忽悠翻出花少北给他发过的住址,在心里做出了决定。






>>>



        花少北睁开眼,入目的并不是熟悉的天花板。暗棕色的纹路代替了洁白的墙面,花少北眯着眼睛仔细辨认,是自家的茶几纹路。


        嗯?怎么会有茶几?我是谁我在哪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要干什么?



        头痛欲裂,后背也传来凉意,花少北小幅度活动一下身体,发现自己的大部分身体都躺在地板上。左脚搭在沙发扶手,右小腿卡在左腿和沙发之间,整个人就是一个躺倒的感受宁静。他挣扎起身,把自己从那个别扭的姿势里解放出来。期间还不小心碰倒了几个放在茶几上的空易拉罐,叮叮当当滚的满地都是。花少北拖着两条近乎全麻的腿简单收拾一下,又从沙发底下摸出沾满灰尘的手机。摁了摁开关键,手机没有任何反应,八成是没电了。他把手机擦干净,在手机充电的时间里冲个热水澡,顺便换下一身酒味的衣服。


        当花少北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时,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昨天的记忆停留在他拉开拉环的那一刻,那么在他断片后他都做了什么?他几乎是飞奔过去给手机开机,祈祷自己没有做什么不可补救的蠢事。


        第一个打开的就是通话记录。很好,他给奈奈打了三个电话,给六道打了一个,还给忽悠也打了一个!完了完了完全没有印象!登上QQ看了一下,还好,和昨天基本一样。然后花少北一脸黑线地删除了一条全是乱码的微博。


        本来想着在QQ上解释一下,但他们三个像说好了一下都没上线,头像全是灰色的。灰暗的像花少北此时的表情。


        他先给奈奈发了致歉的短信。



       【对不起,我昨晚喝多了,要是做了什么没礼貌的事,希望你能原谅我。】



        奈奈的回复很快,只有八个字,却让花少北胆战心惊。



       【你终于回复正常了?】



        他战战兢兢地编辑短信。【那个我昨晚做什么了?】



         等了五分钟也没有回信,花少北很慌。



        【你给我打了三个电话。刚接你就唱歌,怎么喊你你都不理我,挂你两回你还打。我妈还在旁边问我是不是骚扰电话呢花花。我就要挂第三个,你来一句奈奈我现在特别难受。语气特别幽怨,像被什么附身了似的。你现在没事了就好。】


        下一条也随之而来。



       【花大傻子,以后难受别喝闷酒,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乐下啊】


        语气算不上多好,但花少北能看感受到奈奈的关心,于是他回了一个好。奈奈这边算是解决了,还有两人。花少北下意识的不想面对忽悠,他选择先问六道。


        花少北也给六道发个类似的道歉短信。没几分钟,六道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刚接通六道的爆笑声就在耳畔炸裂,硬生生把花少北要说的话给憋回去。


        “……你别笑了,倒是说说我昨天干了什么啊?喂!大哥!”


        “哈哈哈哈花少北你真不记得了?”六道笑得声音都在抖,“你昨晚可好玩了。哎哟,哈哈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花少北。”


        花少北的直觉告诉他,他将知道一件特别后悔的事,想起来恨不得把所有知情人全都揍失忆的那种。



        “昨晚我还在玩游戏呢你的电话就来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要紧事,结果你大喊一声‘六道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吓得我手机都没拿稳。然后你就开始给我说你暗恋的事,那舌头大的,我都怕你咬着。到最后我没问出来是谁,真是可惜了。”我还怂恿你表白呢。



        花少北的心随着六道的话起起落落,像坐过山车一样特别酸爽。听到没说暗恋的人是谁还是稍稍松口气,“没了吗?”



        “那必须没有啊嘿嘿。你最后可是很有气势地决定向人家表白了啊!”



        心态崩了。


        “还说告白失败就女装跳极乐净土。我跟你讲我有录音为证,我等着你的视频啊兄弟。”六道不怀好意地添了把火。



        “卧槽!狗贼!!!六道你给我把录音删了!!”



        花少北气愤地挂了电话,满心都是自己表白的事。再看看通话记录上忽悠的名字,花少北几乎能想到自己说了什么,除了告白还能有什么啊。这下子彻底完了,以后还怎么面对忽悠啊!现在给忽悠发一条我昨晚喝多了说的话你别当真还来得及吗?


        也许是墨菲定律作祟,花少北还在想怎么和忽悠解释告白的事,手机就收到了忽悠的短信。


       【少北你现在在哪?】



        花少北盯着屏幕,这条短信的信息量巨大。忽悠不仅对我的告白不反感,愿意和我说话,而且还来找我了。是不是说明我有机会?



       【在家】


        发出去回信花少北就有点后悔了。没准是来当面拒绝你呢,花少北,别太膨胀了,自作多情没有好下场的。忽悠的电话打断了花少北的自我嫌弃。花少北看着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喂?忽悠。”


        “花少北,开门!”



        开门?!等等,是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不会吧!


        花少北疾步如飞,几步闪到门口。深呼吸几次,忐忑不安的开了门。就看见忽悠倚着楼梯扶手,扯开一抹坏坏的笑。面前人的声音与电话中的重合,只一句话,就炸得花少北大脑空白。


        “有没有兴趣谈个恋爱啊花少北?”




>>>




        我把审判权交给你,是救赎或是处决,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END

===


小剧场ww


“忽悠那个扶手很久没擦了,都是灰。”


“卧槽你不早说,我的衣服!”


===

Free talk:


hi~这里调子。这次是老套的双向暗恋梗,狗血的醉后表白。同人就要甜甜甜,如果哪天看到我写虐文那一定是我被正主刺激到了x有bug请指出,万分感谢!

加了悠花群,群里都是小天使啊!在放一次群号549788853进来玩啊~

趁群里安静我悄悄来lof搞事,嘘––

评论(20)
热度(139)

© Silver纯银调️💌 | Powered by LOFTER